自己绘一本历史地图

日期:2019-05-30编辑作者:古代军事

  按照学术著作的惯例,有序、有后记,序者师长发其端,后记者著者尽其意。然而我此时坐在电脑前,却没有尽其意的感觉,有的,却是一种刚刚站到一处很大很大的天地面前,面对着它的浩瀚与神秘,心中不由升起的深深的敬畏,以及渴望继续了解它的激动。

  从文学到史学,从古代文学与文化的研究到专门之学的历史地理研究,我经历了一个由兴趣激发的学术研究方法探索和转变的历程。

  早在20世纪90年代,我在武汉读大学。至今我还记得我坐在闷热潮湿的宿舍里,埋头阅读《资治通鉴》,手边搁着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的场景。谭先生的地图集给了我很多阅读的帮助和快乐,但是,就在读《通鉴》的过程中,我也开始感觉到谭先生的地图集虽然非常优秀,但是,还是不够用。比如说,一场战役具体的发展过程的空间要素,谭图并不能完全解决。这真是令人略感遗憾的事儿。

  从复旦大学博士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处在一种迷茫之中。这种迷茫和我所从事的研究有关。古代文学研究能够从哪个角度突破?继续旧有的古代文学研究方式,也许适合于他人,但我总觉得兴趣缺然。这与我个人比较侧重于文史哲的融合有关。这样的迷惑持续了几年,突然有一天,我给学生上文学史,备课时看到《东坡志林》里的一段文字,那段文字是苏东坡的一则小品《游松风亭记》,文中说: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林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钩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什么时也不妨熟歇。

  当时我的感觉真是醍醐灌顶一般!人生随意春草,此间有什么歇不得处!谁规定了我就一定不能自己来开创一条新的观照古代文学的路径!循着兴趣去做,它总会将你带到一个也许你也无法预测的未来!

  于是我从我的兴趣开始出发了。大学时期的遗憾,为什么不能现在补上呢?我买来教材,找来软件,开始自己学习地理地图的绘制方法,mapinfo、Arcgis、在线地图的调用、地图的分色与定位、空间要素的地理表达、幅面的设计……整整数年的时间,我终于掌握了自己绘制地图的技术。

  第一个想做的,就是我所研究的《左传》。从小时候读《东周列国志》,就对里面层出不穷的地名与国名望书兴叹,不知就里。博士论文做《左传》,用谭其骧先生的图,也有遗憾——没有分国界限,没有地形,《左传》和《春秋》里很多东西都看不明白。于是,就从《左传》开始吧!

  接下来就是整整数年的资料积累、数据制作、考辨文字的撰写工作。这些工作极为浩繁、细致,但给我也带来了极大的乐趣。尤其是看到书中的定位在结合了现代地理技术进行验证和推理,立刻显现出它的可能性之后,那种感觉,真有些发前人未发之覆的乐趣。一条条考释、一个个数据、一幅幅地图在电脑上成型、归类,最终,形成了这本小书——《春秋列国地理图志》。

本文由自己绘一本历史地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自己绘一本历史地图

地图中的大历史

看到这个题目,对中国古代历史稍有了解的读者,马上就能想起荆轲刺秦的传奇,想起图穷匕见的典故。没错,《督...

详细>>

“盖亚”绘成详细银河系地图 揭示历史上一段不

科技日报北京2月28日电 (记者张梦然)据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的一篇新闻特写,欧洲空间局(ESA)的盖亚(...

详细>>

丁超:科学社会学视野中的《中国历史地图集

科学与政治的关系,是科学史研究中的常规话题。这个话题可以演绎出科学自由与政治民主的关系问题。像其他的社...

详细>>

铜梁区两名人上榜《重庆历史名人地图

近日,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市地理信息中心联合推出了《重庆历史名人地图》,重庆市铜梁区历史名人邱少云和张...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