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原东汉铜弩机 中国古代远程“大杀器”揭秘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古代军事

  镇原县博物馆所藏的一件东汉铜弩机,1996年9月,被国家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它的发现,对研究中国汉代远射兵器和军事装备提供了珍贵资料。

  在镇原县博物馆,有一件北宋时期的瓷制蒺藜火器,被专家誉为中国古代的“手榴弹”,对研究火药的运用和镇原古塞边防提供了实物见证,去年12月记者曾做过相关报道,时隔一年,我们再去见识另外一件大杀器——东汉时期的“南阳宛造四石弩”。

  强弩一直是我国历史上中原帝国的重要利器,地位在弓箭之上,尤其是对游牧民族骑兵时。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名将李陵奉汉武帝之命出征匈奴,率5000步兵与8万匈奴兵战于浚稽山,最后因寡不敌众兵败投降。8万匈奴骑兵围攻了十多天都没能把李陵击败,一直到李陵所部箭支消耗殆尽,才觅得机会。匈奴骑兵所惧、李陵的汉军所依仗的正是远程利器强弩。

  两汉时期强弩的极致——大黄弩的最高射程可达400米左右。李广曾与匈奴作战时,在众寡悬殊的情况下,就以它连续射杀对方将领而扭转战局。匈奴骑兵善骑射,在60米之内能准确地射中目标已属不易,有效射程不会超过100米,与汉军强弩相比,高下立现。

  镇原县博物馆所藏的这件东汉铜弩机,原弩的威力又如何呢?看它在陈列柜里布满的铜锈,我们仿佛还能感受到它布满一种凌厉的杀气。

  这件铜弩机出土于镇原县城关镇的高庄村,讲解员详细介绍了它的相关数据:重1100克。制作精巧,外观平整光洁,铜质优良,悬刀(扳机)上阴刻“南阳宛造四石弩匠工张平二十一”十四字,隶书,字迹纤细。弩机郭长14.2厘米,宽3厘米,厚2.6厘米,悬刀长9厘米,望山(瞄准器)长6.6厘米,牙、牛部件俱全。牙呈鸟首形,有前后两个支突,前面支突略短,后面支突略长,牙的底部有栓孔。悬刀略呈弧形,一端宽扁,一端略尖,牙和悬刀均由铜栓固定在活动木臂前端的机槽内。此弩机当时是装在弩的木臂后部,发射时,先将弓弦向后拉,弦被钩在牙上,牙由牛托住,牛的长端由悬刀卡住,对准目标后,把悬刀一扳,牛就顺势松开,牙缩下,钩住的弦弹出,就将放在木臂上的箭支射出,杀射敌人。

  镇原县博物馆馆长王博文就弩机上出现的“南阳宛造四石弩匠工张平二十一”铭文做了解读。“南阳宛”指的是今河南省南阳市。“四石”是指弩的强度(即张力),汉代弩实现了标准化,以石为单位,以弩的拉力分为1-10石弩。据《居延汉简》记载,弩的强度在3-8石之间,射程在120-240步以内,按汉代一石折合现今30.24千克,汉尺一尺等于0.23米计算,四石弩的张力约为120.96千克,射程约为200米。

  汉武帝时期规定张力在150千克以上的五石弩列为强弩,严禁出关,违者受罚,可见弩在汉代兵器中的重要地位。此“四石”弩证明为一般弩机,可以私携出关,所以墓主人死后才能用它来做陪葬品。

  “匠工张平二十一”中的“张平”是人名,“二十一”是弩机的编号,它的发现,对研究中国汉代远射兵器和军事装备提供了珍贵资料。1996年9月,被国家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弩是用机括发箭的弓,出现在战国时期,它虽源自弓,但比弓的射程远,杀伤力强,命中率高,并克服了拉弓时体力受限制而不能持久的弱点,起到了“延时装置”的作用。到了汉代,弩的扳机外面普遍装有铜郭,使弩机能够承受更大的力,从而使弩的威力更强,射程更远。为了使弩机提高命中率,一些弩还加高了望山并加上刻度,用于瞄准,具有现代步枪标尺的作用。因此,在冷兵器时代,弩是一项重要发明,可以等同于“步枪”。

  王博文说,东汉至魏晋,是弩机发展的最高峰,诸葛连弩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一次能发射十支箭,火力很强,但是体积、重量偏大,单兵无法使用,主要用来防守城池和营塞;到了宋代先后出现了神臂弩和豆寸子弩,神臂弩射程远达340多步,成为宋军弩手的制式兵器之一。而豆寸子弩则是一种大型的攻城床弩,将弩机安在木架床上,靠绞车来拉动弩弦,一次可以发射十余支箭射到千步远,成为冷兵器时代射程最大威力极强的“大杀器”。

  宋代以后,火药逐渐应用于兵器上,出现了火器,强弩在战场上逐渐消失。出人意料的是弩这种传统的武器装备在现代反恐行动中又一次复活了,反恐突击队员使用的强力弩弓,可穿透15厘米厚的树木,主要用于隐蔽突击作战、解救人质,是他们极为有效的攻击性武器,这让人愈发赞叹中国古人的智慧。

本文由镇原东汉铜弩机 中国古代远程“大杀器”揭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镇原东汉铜弩机 中国古代远程“大杀器”揭秘

东汉名臣窦融的人物简介窦融的人物事迹

窦融(公元前16~公元62)东汉初大臣。字周公。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王莽当政时,为强弩将军司马,从击翟义...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