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烈程度堪比二战!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战

日期:2019-06-16编辑作者:国际军事

  参考消息网10月1日报道 美国有线日发表了萨姆·凯利的题为《一场毫无意义、残酷异常的战争终于结束了》的文章。

  一群年轻人步伐僵硬低头走在路上,神情惊慌,他们刚刚从战争前线撤下,所参与的战争可以说是过去一百年间最愚蠢以及破坏性最大的战争之一。

  文章称,这些年轻的男人是被征召入伍的厄立特里亚士兵。他们的战友死在位于扎兰贝萨的前线,要么被坦克碾入泥土,要么被炮击撕成碎片。

  当时——后来的20年也是——没有一个人真正明白为何要开始打这场仗,更不用说为什么还要继续打下去。

  这场战争如今终于结束,用石油赚了大钱的阿拉伯国家通过外交干预终结了这场战争。

  文章称,这场令人费解的战争导致大约10万人死亡,对他们的家人来说,得知亲朋好友成为这场可以算是非洲历史上最暴力的家庭纠纷的牺牲者,战争结束只是不起作用的安慰。

  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之间的战争带来的伤亡规模和工业化大屠杀的惨烈程度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这场战争无意义消耗人命的方式则令人想起如同绞肉机一样残酷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西线战场。

  资料图片: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战争战争期间,在边境地区集结的士兵。(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是,死去的人本应可以期待完全不同的未来。由于两国领导人的虚荣和傲慢,这些士兵无法因为另一场战争的终结而感到乐观。

  文章称,毕竟,埃塞俄比亚的梅莱斯·泽纳维和厄立特里亚的伊萨亚斯·阿费沃尔基曾经在几十年间站在同一边。

  作为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的指挥官和厄立特里亚人民解放阵线年代一同战斗,以洞穴和丛林营地为基地,反抗当时由苏联支持的政府。

  两人最终联合起来,建立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简称埃革阵),他们在门格斯图1991年逃亡后攻占了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他们团结在一起,取得了胜利。

  文章称,在梅莱斯和阿费沃尔基的带领下,埃革阵似乎是“非洲之角”不可摧毁的“斯巴达勇士”。

  他们给予人们希望,也许埃塞俄比亚可以为冷战结束后面临混乱的非洲指明道路。

  早期一切都顺利。厄立特里亚1993年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出来。阿费沃尔基成为厄立特里亚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总统。梅莱斯当时是埃塞俄比亚总理。

  由于在名为巴德梅的城镇或村庄附近的边界不清,两国为争夺管控权爆发小规模战斗。这片干旱的平原成为一场在接下来两年内导致数万人死亡战争的开战理由。一些人甚至估计死亡人数多达10万人。

  梅莱斯和阿费沃尔基曾经关系亲密——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他们利用多年的游击战经验加上埃塞俄比亚前政府留下的大量武器,夺走了两国许多年轻人的性命。

  文章称,埃塞俄比亚媒体和厄立特里亚媒体都称这场战争为“非洲之角”的“疯狂战争”,而这场战争的起源似乎只是单纯的家庭纠纷——双方都要求得到但没能得到“尊重”。

  获得尊重看来要投入数万名年轻人,浪费两国都无法承担的数十亿元本国货币,去打一场没有任何战略意义的战争。

  文章称,联合国和地区内大国曾试图让双方放弃冲突,甚至在1998年以后多次沿着干旱的平原和山间通道划出双方都同意的边界线年前去世。他的死亡或许消除了部分理由继续进行到那时已经变为冷冲突的战争。

  但阿费沃尔基还手掌大权。他很长时间以来都有维持交战状态的理由,因为他没有任何对内的执政基础。

  厄立特里亚毗邻红海。首都阿斯马拉坐落在凉爽的高地之间,以意大利殖民时期的建筑出名,城市人口种族单一(这在非洲很少见)。这座城市有很大的旅游业发展潜力。但根据“人权观察”组织的数据,到2016年,已有12%的人口从厄立特里亚逃离——其中大部分是为了躲避已经强迫数万人“服兵役”的强制征兵制度。

  文章称,阿费沃尔基的独裁统治曾经需要通过与埃塞俄比亚的战争来控制让他得以继续掌权的国家资源。全民奴隶式的无限期强制征兵制度在“战争”时期更容易解释。

  而现在地区内主要势力认为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有更加重要的其他作用,它们之间毫无意义的战争变成分散注意力的事。

  文章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沙特阿拉伯正在也门针对胡塞武装和伊朗支持的什叶派穆斯林发起自己的战争。厄立特里亚的海岸线为阿拉伯联军部队提供了在也门作战所需的安全地带。

  想要把厄立特里亚和也门之间的红海变为限制通行区不太可能。所以阿联酋想要——也会付钱建设——在厄立特里亚的军事基地。

  文章称,阿联酋大力向厄立特里亚投资,并且承诺将出资建设连接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的石油管道。

  除此以外,埃塞俄比亚官员说,埃塞俄比亚央行从阿联酋方面收到或者将收到10亿美元的存款,此外还有来自阿联酋的20亿美元投资。

  但实际上,这等于海湾国家付钱,让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在沙特国王萨勒曼注视下在吉达签署和平协议。希望这些钱花得划算。(编译/胡雪)

  参考消息网10月20日报道 美联社10月11日发表题为《埃塞俄比亚为何处于紧急状态?》的文章,作者为埃利亚斯·梅塞蕾特,编译如下:

  在争取更大自由的大规模抗议活动持续数月后,非洲经济形势最好的国家之一埃塞俄比亚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这是25年以来的第一次。11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非洲3国之行期间将会见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德萨莱尼,默克尔办公室表示她将谈及埃塞俄比亚当前的形势而且“显然会提及人权问题”。现在看一看这个东非国家,西方的安全盟友,为何成了西方批评的靶子。

  大约一年前,埃塞俄比亚最大的民族奥罗莫奋起抗议,因为政府提出将他们的一些土地并入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这是将该农业国变成地区制造业强国运动的一部分。虽然政府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但是抗议活动扩大为要求更多权利和要求释放被关押维权人士、反对派人士和新闻记者的运动。怒火也燃烧到了其他地方。

  维权组织说,有400多人在抗议活动中被杀害。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呼吁埃塞俄比亚政府保持克制。近日,在一次大型的宗教节日上,安全部队试图驱散抗议者,结果发生踩踏事件,造成50多人死亡,于是抗议活动引起了全球关注。埃塞俄比亚政府将踩踏事件归咎于所谓的“一些流氓恶棍的行为”。

  踩踏事件发生后,埃塞俄比亚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近日又发生的抗议活动将涉嫌与政府有关的当地企业和外国企业作为目标。在首都郊区发生的抗议者石块袭击中,一位美国妇女遇难身亡。9日,在骚乱发生一周后,政府宣布进入为期6个月的紧张状态。总理说:“埃塞俄比亚最近的事态发展使国家完整岌岌可危。”

  6个月的紧急状态是法律允许的上限,不过可以重新开始。政府发言人说,埃塞俄比亚安全部队在这段时间将进行整顿,以更好地应对抗议活动。政府说,实施紧急状态可以包括对一些地方实行宵禁,不需法院指令即可抓捕和搜查,限制集会权利并禁止某些通信手段。反对派人士说,非正式的紧急状态已经实行了一段时间,近日,该国的互联网基本上就上不了。(编译/刘宗亚)

  10月2日,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附近比绍夫图镇,安保人员在一场集会活动中维持秩序。据当地媒体报道,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附近比绍夫图镇2日发生并引发拥挤踩踏。目击者称,多人在踩踏事件中丧生。新华社发

  参考消息网10月21日报道 美国“智谋者”网站10月9日发表题为《震惊意大利小岛的王侯囚犯》的文章,作者为西尔维娅·马尔凯蒂,编译如下:

  意大利蓬扎岛上,随着看守走近圣母玛丽亚海滩碧绿的海水,村庄里的孩子们喊道:“黑人来啦!尼格斯来啦!诅咒他!”看守是在护送囚犯拉斯·伊姆鲁·海尔·塞拉西,让他完成每日一次的游泳和散步。

  1936年至1943年的每一天,墨索里尼在第二次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中俘虏的亲王士兵被准许在监牢之外的地方进行一些体育运动。对游泳的孩童来说,他成为固定一景(大概也算是让人讨厌的一景)以至于现在蓬扎岛上的老人仍然记得他。

  87岁的蓬扎当地人西尔韦里奥·马泽拉说,孩子们叫他“UNir”,在当地方言中意为“黑色的那个”。不管什么时候,孩子们只要看到他过来就从水里跳出来。“我们感到害怕,因为他看起来很吓人。我们之前从没见过像他那样的黑人。”

  这名囚犯的肤色和他穿的白色衣服形成鲜明对比。马泽拉说:“我永远忘不了他穿的松垮垮的裤子、头戴的白色头巾还有耳朵上的耳环。而且他一直赤脚走路,这更增加了他的异国情调。”他表示他们讨厌那个埃塞俄比亚人,因为“他毁了我们夏天的消遣”。

  尼格斯是当时埃塞俄比亚领导人的称号,这位尼格斯1935年由他的堂兄弟、当时的皇帝任命为摄政王,并且被委派领导埃塞俄比亚军队。拉斯·伊姆鲁与墨索里尼的殖民军队一直顽强战斗到最后,但他最终在一年后抵挡不住,被法西斯俘虏。墨索里尼决定把他当做战利品带回意大利,并把他流放到位于第勒尼安海上的蓬扎岛。他在那里被囚禁在一个之后被改建成舒适度假胜地的商人家族私人住宅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意大利法西斯被打败后,拉斯·伊姆鲁重获自由,墨索里尼1943年短暂被囚禁在这座有优雅石柱的房子里。

  当时蓬扎岛上的儿童编了许多故事,并且恶意地戏弄那个“邪恶的黑人”,因为他们认为他毁掉了海滩冒险。很长时间以来,蓬扎岛被用于流放白人政治异见者和反法西斯知识分子,但当地人把尼格斯当做外来者和“二等”囚犯。马泽拉的母亲饲养奶牛,给囚禁的犯人送牛奶,但她拒绝接近埃塞俄比亚人。

  黑人的故事最终成为意大利民间传说的一部分——流传如此之广,以至于现在的母亲还会警告小孩,如果不停止哭泣就会有“黑人”来把他们带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埃塞俄比亚亲王成为法西斯意大利伟大的象征。蓬扎岛历史学家西尔韦里奥·卡波内说:“墨索里尼的埃塞俄比亚战争正好发生在法西斯殖民力量的顶峰。打败一个被认为是野蛮原始、需要文明的民族,成为当时国家自豪感的一部分。”卡波内曾经担任文化委员,他组织了有关蓬扎岛殖民囚犯的展览。卡波内的一个叔叔参加了1936年法西斯对埃塞俄比亚叛乱者的围攻,他的叔叔炫耀说拉斯·伊姆鲁的士兵还在使用箭和矛作战,因此被具有绝对军事优势的意大利打败。

  蓬扎岛仍然表现出强烈的殖民遗产,还有一点点对法西斯的怀念情结。蓬扎岛上受欢迎的新生女孩名字之一是阿杜瓦,这个名字纪念意大利对埃塞俄比亚的殖民统治,另一个受欢迎的名字是维多利亚,这是个典型的法西斯名字,在意大利语中意为“胜利”。最受欢迎的酒吧名为的黎波里,这个名字永远会让人想起意大利对利比亚的侵略。

  但蓬扎岛最有名的旅游景点之一就是拉斯·伊姆鲁的海滩旅店,吸引到许多历史爱好者,他们想要在“黑人”的床上睡上一晚,然后在风景如画的海滩上晒晒太阳,背景里点缀着渔民的小船和卖海鲜的酒馆。这家旅店的所有者西尔韦里亚·阿莫拉是曾经接待埃塞俄比亚亲王的夫妇的孙女,她说奶奶过去经常讲拉斯·伊姆鲁的故事哄她睡觉。阿莫拉回忆说:“奶奶当时就是个小女孩,被他的长相吸引,长长的胡须,尤其是他鼻子上戴鼻环留下的洞。”她说这名埃塞俄比亚囚犯当时生活条件很好——一整层楼都是他的,还配有厨师和清洁女工。但最重要的是,阿莫拉的祖母“记得他是一个体贴善良的人,会从阳台上给孩子撒糖果”。

  在埃塞俄比亚解放后,拉斯·伊姆鲁恢复贵族身份,他成为埃塞俄比亚在许多国家的大使。他经常到访意大利,抛开当初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怨恨,想要在两国间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编译/胡雪)

本文由惨烈程度堪比二战!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惨烈程度堪比二战!厄立特里亚与埃塞俄比亚战

1935年的意埃战争中德国为何要援助埃塞俄比亚

德国和意大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两大盟友,是二战中关系非常密切的战略伙伴。在二战中,意大利没少给德国卖...

详细>>

意大利好歹也是列强为何会在意埃战争中输给埃

意大利,位于欧洲南部,地中海北岸,是一个风景秀丽、经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在近代,意大利是世界列强之一...

详细>>

面条国的力量——第二次意大利埃塞俄比亚战争

第二次意大利 - 埃塞俄比亚战争发生在1935-1936年。起因是是意大利和埃塞俄比亚在意属索马里与埃塞俄比亚的边界冲...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