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罗巴美食巡旅:盾上奶酪、剑下橄榄:从伯罗

日期:2019-08-20编辑作者:国际军事

  人类发展史就是战争史,作为世界文明古国,有着悠久的人类历史,战争自然是少不了的。对希腊文明有特殊意义的冷兵器时代的“古代世界大战”——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个不得不了解一下。

  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从公元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公元前404年,打打停停,持续了二十多年。比特洛伊战争时间还长,但是已经没有神仙参与了。差不多所有希腊的城邦参加了这场战争,战场几乎涉及了整个当时的希腊语世界。

  介绍一下对战双方: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

  提洛同盟是希波战争中由希腊的自由城市自愿成立的一个同盟,希波战争50年后,这个同盟已经退化成为雅典保持和加强其在爱琴海的霸权的强制工具。提洛同盟的成员多是爱琴海中的岛屿和滨海城市,因此他们的长处在于海战,雅典也依仗海军和这个同盟,成为当时的海上霸权。雅典海军最主要的是它的轻型战舰——三列桨战舰,但实际上它不能在深海中远航,天气变坏的时候必须要立刻寻找避风港。但是爱琴海边上沙滩很少,大多数海岸是岩石和海礁,适当的避风港往往是港口城市,因此对于希腊的海军来说,同盟的港口非常重要。所以提洛同盟不管是在贸易还是作战方面,对雅典都非常重要。雅典方面有1.3万名重装步兵,还有防守各地和雅典城的守军1.6万名;有骑兵1200名;徒步射手1600名;可以随时投入战争的舰队,有300条三列桨战舰。雅典此时正处于文化的顶峰,是一个“民主”社会,贸易发达,经济能力要比斯巴达强。

  斯巴达领导下的伯罗奔尼撒联盟,是提洛同盟霸权的对抗者。斯巴达的联盟主要由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希腊中心地区的城市组成,他们大部分是内陆国家,长矛兵是他们的优势。斯巴达是传统的寡头政治,虽然现在我们的常识是,寡头政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压迫,但对当时的人们来说,民主的雅典却是代表了压迫,而反对民主、军国主义的、压迫本国内的大多数人的斯巴达才是自由的希腊的保卫者。斯巴达方面有步兵、骑兵约3.5万人。

  说到斯巴达人的英勇善战,不得不提到壮烈的温泉关战役,也是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斯巴达300壮士的故事。希波战争中,波斯帝国及臣服波斯的46个国家,100多个民族计20-50万人,希腊军队方面总计约7000人,以少战多,军力对比不是一般地悬殊。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带领着希腊人在温泉关使用著名的“希腊重步兵方阵”粉碎了波斯人的数次进攻,最后还是不敌人数众多的波斯人前后夹攻。斯巴达国王带领着最后300名斯巴达勇士最最后的拼搏,没有一个逃兵,没有人退缩,最后全部战死。

  前传其实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冲突早在公元前460年,米加腊退出伯罗奔尼撒联盟投靠雅典的时候就开始了。这场冲突持续到前446年,被称为是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此为伯罗奔尼撒战争前传。最终双方打了个平手,签署了和平条约,米加腊又回到了伯罗奔尼撒联盟。

  十年战争头十年史称“阿希达穆斯战争”,因战争爆发时在位的斯巴达国王的名字而得名。

  而雅典人呢,郊区的人们已经举家把人和财物都转移到了城里,坚守城门不出,也不应战。靠海这边,雅典出战船绕伯罗奔尼撒半岛航行,不时寻找时机上岸攻城拔寨,获得不少胜利,还顺便展开航海外交,同色雷斯和马其顿订立了同盟。

  斯巴达人占不到什么便宜,雅典人占了赢面。然而,雅典城内两次爆发可怕的瘟疫,城内高度密集的人群使瘟疫难以控制。军民死亡无数,连雅典将领伯里克利也染病去世,雅典方面损失严重。

  斯巴达人第一次得以在海面跟雅典人开战在公元前429年,斯巴达人率同盟军舰队和1000名重装步兵开赴阿开那尼亚。初尝海战滋味的斯巴达人,由于缺少海面作战经验,以及对水手的训练时间过少,大败。几日后,倔强的斯巴达人再组舰队,与雅典舰队再次开战。黎明时分,伯罗奔尼撒人的舰队把雅典人的舰队引到了狭窄的海湾之内,随着发出的信号,伯罗奔尼撒人的小船只以最快的速度向雅典人的舰队冲过去。雅典人的船只大却不够灵活,其优势在狭窄海面上无法施展。陷入圈套的雅典舰队丧失了战斗力,只有10条船逃出。尝到胜利滋味的伯罗奔尼撒人得意忘形,决定乘胜追击,忘了保持队形。当第一艘追赶雅典人的船只被雅典人击沉之后,伯罗奔尼撤人惊慌失措。最终雅典人反败为胜,不仅夺回了自己的船,还俘获了6条斯巴达人的舰船。

  陆地方面,斯巴达人在阿提卡进进出出,每次都是耗尽粮食就离开,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奇葩的军队。随着密提同雅典人议和、普拉提亚人向斯巴达人投降,此后一个接一个的城市爆发了革命,整个希腊世界全被掀翻了。每个国家都有相互敌对的派别,民主派的领袖们向雅典靠拢,而贵族派的头面人物求助于斯巴达。

  公元前426年,频繁的地震阻挡了斯巴达人对阿提卡的进攻,这回不用浪费军粮了,但是!第二年他们又去蹂躏阿提卡了......雅典人没理他们,派了40条船绕去西西里,在途中顺便占据了派罗斯。在阿提卡的伯罗奔尼撒人听说派罗斯失陷,立即退回国内。于是斯巴达人又可以在海面跟雅典人对战了,然而斯巴达人的强行登陆没有成功,在海战中失利。持续了72天的战争,从海上打到陆地,粮食不济、精疲力尽的斯巴达人终于投降。不久,雅典大军压向科林斯,经过几番殊死的肉搏战,雅典人靠着他们的骑兵取得了胜利。

  接下来,雅典遭到好几个城邦的叛离,于公元前423年与斯巴达人签订了休战一年的合约。但休战期一满,双方随即又开战,真是说停就停,说打就打。经过安菲波里之役,双方都不愿再战了,于是停下来进行和谈。在斯巴达国王普雷斯托安那克斯与雅典将军尼西阿斯的促进下,和谈从冬谈到春,终于达成协议,双方同意归还对方土地,交换战俘,并签定了保持50年和平的条约,史称《尼西阿斯和约》。

  十年过去,伯罗奔尼撒战争暂告一段落。故事有点长,我们休息一下,来看看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位于希腊南部,位于爱琴海、伊奥尼亚海和地中海的交汇处,最南角正好处于非洲最北端之上。“伯罗奔尼撒”一名来源于传说中的英雄人物帕罗普斯以及希腊文“nisos(岛屿)”一词。

  伯罗奔尼撒1983年才开通的科林斯运河将伯罗奔尼撒半岛与希腊大陆分割开来,使得伯罗奔尼撒实际上成了一座独立的岛屿。科林斯运河河道笔直,两岸岩石陡峭,与河面呈90度垂直。

  伯罗奔尼撒是希腊的一个大区,对希腊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公元前17世纪中期至公元前12世纪岛上盛极一时的迈锡尼文明,是希腊本土第一支较为发达的文明。希腊神话里流传了两千年的传说之城迈锡尼、古奥运发源地奥林匹亚、著名的勇士之城斯巴达都在这个半岛上。

  伯罗奔尼撒半岛多山,土地贫瘠,但这里盛产橄榄油,还是世界闻名的菲达奶酪的产地之一。根据欧盟法律,只有希腊能生产菲达奶酪,其它地方生产的只能叫白奶酪。

  菲达奶酪的原材料为绵羊奶和山羊奶,要求含有“不低于70%的绵羊奶和不高于30%的山羊奶”,依照特定工艺制成凝乳,去水后放入装有盐水的木桶中发酵。经过数月的成熟,口味浓郁的菲达咸奶酪就可以享用了。

  因为它是在盐水里发酵而成的,所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盐水奶酪。食用之前,需在清水里稍稍浸泡一会儿去除奶酪的咸味。菲达奶酪颜色乳白,不论是软或者硬的状态都非常的美味。在希腊,一般都把它当做开胃的菜,或者搭配蔬菜沙拉提味。

  除菲达之外,希腊还有很多种奶酪,或咸或酸,或软或硬,煎、炸、烤都可以。欧洲人食用奶酪以补充钙,很多菜都用到奶酪,希腊人更是如此。

  慕莎卡是非常传统的一道希腊菜,看起来味道很重,其实味道鲜美清淡。它是一块由碎(羊或牛)肉、马铃薯和茄子层层叠加砌成的“砖”, 以酒和橄榄油调味,最后加上派皮和奶酪,放入烤箱制而成。

  Pastichio和慕莎卡形状相似,它用通心粉和番茄肉酱代替了慕莎卡的馅儿,同样加派皮和奶酪用烤箱烤制。

  雅典是现今希腊的首都、希腊最大的城市,是希腊经济、财政、工业、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欧盟商业中心之一。城市位于巴尔干半岛南端,三面环山,一面傍海,西南距爱琴海法利龙湾8公里。

  公元前4世纪的雅典是奴隶制的“民主”城邦,少数人的民主。由于雅典在希波战争中起了重大作用,一跃成为公元前478年建立的提洛同盟的首领。在伯里克利当政时期(公元前443~前429年),雅典在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臻于极盛,成为左右希腊世界局势的霸国和主要文化中心。

  雅典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有记载的历史就长达3000多年。神话里,雅典娜是雅典的保护神,雅典娜送给雅典人的礼物是橄榄树。虽然雅典不是希腊最大的橄榄油产区,但人们都认为第一颗橄榄树种子是雅典娜在雅典撒下的。

  橄榄枝被视为和平的象征,可是这个时期的希腊世界一点都不太平,应该是来到了黑铁时代了吧,神对人类失去了希望,纷纷离去。

  西西里战役50年的和平条约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双方都没有履行他们的诺言,谁也不愿意交出土地。

  公元前413年春,斯巴达王阿基斯率军侵入阿提卡,利用德凯利亚作为根据地,劫掠乡村,城中的驻军定期换防。终于,终于~斯巴达人决定长期驻扎这个神奇的阿提卡了。如此一来,雅典遭受的损失就大了去了。以前,斯巴达人入侵的时间都不长,这次,他们不仅要长期驻扎,而且斯巴达王阿基斯亲自在那里指挥,不时地蹂躏乡下和一些地方,掠夺财物。雅典人不但失掉了全部农村的土地,丧失了羊群和役畜,更有大批奴隶逃亡,这些奴隶多半是有技术的工匠。更累的是,雅典人同时在两线作战:这边雅典被斯巴达人包围着,那边雅典人又在包围一个几乎同雅典一样大的叙拉古城。靠钱打仗的雅典不但越来越穷,还把战线拉那么长,离提款机那么远~

  叙拉古人在海战中因为自己秩序混乱、互相撞碰而丧失了几乎到手的胜利,但斯巴达人占据了雅典要塞普利姆密里昂。这使雅典人的情况迅速恶化,因为要塞中存放着他们的大量财物和粮食及设备。叙拉古人又拦劫了雅典的补给船,焚烧了雅典人在科伦尼亚的造船木材,几乎整个西西里都联合起来站到了叙拉古人一边。叙拉古人加固了自己的船头,在海战中主动向雅典人较弱的船头撞击,深深地凿穿雅典人的船头。叙拉古标枪手乘着小船溜到雅典船只的桨下,紧靠着船边航行,向雅典的水手们投掷标枪。由于水面狭小,雅典人的船只战术施展不开,损伤很大。海战的胜利,不但使叙拉古人对自己的海军有了充分的信心,而且觉得自己很有能力对付雅典人的陆军了。

  在叙拉古人准备再次海陆进攻的时候,德莫斯提尼和攸利密顿率领的雅典援军到了。他们占领了叙拉古人的城墙,然而就在这时,叙拉古人趁机进行反击,击溃了雅典人。雅典人被迫逃命,秩序大乱,大部分被杀害。这次意外的胜利,恢复了叙拉古人以前所有的信心。面对失败,尼西阿斯不愿公开示弱,不肯撤离西西里,叙拉古人却马上又准备了新的海陆军联合行动。正当尼西阿斯改变主意决定撤离的时候,发生了月食。迷信的尼西阿斯坚持依照预言者说的做,要等到过了3个9天之后才讨论军队的去向,这大大延误了军机。叙拉古人却一点也没有放松,他们在自己选好的日子,同时从海上和陆地向雅典人发起进攻,给雅典人造成重大损失。他们再也不怕雅典人了,开始封锁港口,堵死雅典人的逃路。雅典人的退路被封死,又被断了粮食,将军们商定在海上与叙拉古人决一雌雄。

  战斗开始了。这是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激烈的战役。双方的桨手们毫不畏惧,舵手们互相竞争。200多条船挤在一个狭小的水面上。一条船去撞击对方,同时又被敌舰撞击,有时两条或更多的船一起向一条船撞击。船舰互相撞击的声音如雷贯耳,命令声和叫喊声混成一片。甲板上的士兵们把标枪、箭和石头不停地向敌人的船上射去;一旦船舰相遇,两方的士兵都抢着跑上敌舰,跟着就是殊死的肉搏。雅典人拼命要冲出港口,夺取安全回到祖国的机会;叙拉古人全力争取胜利,阻止雅典人逃跑。

  剩余的雅典人决定从陆地上撤退。叙拉古人赫摩克拉底看出了雅典人的用心,设计让雅典人推迟了撤退时间,同时堵塞了雅典人可能要走的乡村道路,在大小河流的渡口派驻守卫部队,还把雅典人的船只拖回自己的城去。

  当雅典人认为可以转移的时候,已经是海战后两天了。撤退的队伍一路上不时受到阻击,走走停停,进一步,退两步,退却的第5天晚上,雅典人的各种必需品都没有了,不少人在同敌人作战中又负了伤。尼西阿斯和德莫斯提尼决定在夜间出发,他们避开叙拉古人的守卫,向海边走。由于晚间行军,又是在敌人的领土上,而且敌人就在不远的地方,德莫斯提尼的后卫部队发生了混乱,一部分队伍失掉了与大部队的联络。黎明时,主力部队到了海边。

  天亮以后,叙拉古人才发现雅典人已经走过去了,他们立刻追赶。中午时分,叙拉古人赶上并包围了落在后面的后卫部队。他们从四面八方把石头掷向雅典人,持续了一整天,直到雅典人精疲力竭。德莫斯提尼被迫投降,叙拉古人和吉利普斯拒绝了雅典人的赔款放人的建议,对他们赶尽杀绝,处死了两位雅典将军。雅典人在西西里的失败,是完全的惨败,海军、陆军都毁灭了,全军覆灭。当年冬季,希腊世界许多城邦都起来反抗雅典。

  公元前411年,雅典发生了寡头政变,民主政治被推翻。随着诸多城邦的叛离,内外交困的雅典人又召集会议,结束了寡头政治,恢复了民主政治。

  接着,发生了一次对雅典人非常有意义的海战。那是在赫勒斯滂海峡,伯罗奔尼撒人再次犯了得意忘形、在趁胜追击时总是会分散队形的毛病,被雅典人反过来收拾一番,而且居然连续两年被雅典舰队重创。雅典人重拾信心。

  公元前408年以后,斯巴达同盟波斯王子居鲁士出任小亚总督,斯巴达任命莱山德担任海军统帅(不敢相信斯巴达人会跟宿敌波斯人结为同盟)。莱山德用从居鲁士处得到的资助来挖雅典舰队的墙角,还带领军队小胜了雅典人一次,这一次小小的胜利就让雅典又失去了几个盟邦。之后接任莱山德的卡利克拉提达斯继续率军进攻雅典,并取得胜利,但于公元前406年败于雅典人,阵亡。而自负的雅典人居然以失职罪处死了几个将领,自损实力。

  羊河口之战公元前405年夏末,莱山德重新出山,率军包围攻占了支持雅典的拉姆普萨科斯城。雅典派出180艘舰船的庞大舰队,在羊河口与斯巴达人对峙。雅典人的轻敌让斯巴达人有机可乘,竟在自己的地盘被偷袭,空舰船被拖走,庞大的舰队竟然只剩下9艘!斯巴达士兵登陆追杀岸上的雅典人,当天完全黑下来时,整个羊河口不论是水面还是陆地上,到处是雅典人的尸体,水面是支离破碎的船体。只有9艘雅典战船逃脱,其余全部被毁或被俘获,舰上士兵全部被消灭。羊河口之战,彻底摧毁了雅典的海上优势,奠定了斯巴达人最终胜利的基础。

  此后,除了萨莫斯,雅典的盟友纷纷弃之而去。通往黑海的道路也随着而落入斯巴达人之手。莱山德接连发动攻势,把各地的雅典人驱赶回雅典城,然后对雅典进行海陆包围。长达数月的围困,使不堪饥饿之苦的雅典人终于乞降。根据斯巴达人提出的条件,雅典人答应毁掉雅典城至港口的长城;交出全部舰队,只保留12条担任警戒的船只;恢复被流放者的地位;服从斯巴达人的领导。公元前404年4月,和约签定,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

  伯罗奔尼撒战争在古代军事史上占有相当地位。对抗双方对海上通路的争夺、从海上对敌的封锁和侵入都达到了很大规模;夺取要塞创造了许多新方法,如使用水淹、火焚和挖掘地道等;方阵虽还是战斗队形的基础,但步兵能以密集队形和散开队形在起伏地机动行动;职业军人开始出现。这些都对希腊以及西欧军事产生了深远影响。

  伯罗奔尼撒战争给希腊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不仅结束了雅典的霸权,而且使整个希腊奴隶制城邦制度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这场战争是希腊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参战双方的多数城邦蒙受人力和财力的巨大损失,国力下降,繁荣富强的希腊从此一蹶不振。波斯帝国得以插手希腊各邦的事务,胜利者斯巴达成为希腊的霸权国。但斯巴达的霸权没有维持多久,最终被希腊北部的马其顿王国征服。公元前2世纪希腊归罗马帝国统治,15世纪中期被奥斯曼帝国统治。

本文由欧罗巴美食巡旅:盾上奶酪、剑下橄榄:从伯罗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欧罗巴美食巡旅:盾上奶酪、剑下橄榄:从伯罗

希波战争中波斯为什么最终战败?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艺术行家采纳数:...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