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公约的详细介绍

日期:2019-12-04编辑作者:国际军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日内瓦公约的建立是亨利·杜南努力的结果,1859年他在苏法利诺战争中目击到战争的恐怖。1862年亨利·杜南在《沙斐利洛的回忆》中描写了1859年法、意对奥战争中沙斐利洛战役的惨状,以唤起世人对于战时救护伤病员问题的注意,并提倡各国创立救护团体。

  1863年创立红十字会组织的日内瓦国际会议希望使伤员和医务人员“中立化”。1864年8月22日,瑞士、法国、比利时、荷兰、葡萄牙等12国在日内瓦签订《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公约规定了军队医院和医务人员的中立地位和伤病军人不论国籍应受到接待和照顾等。

  在1977年和2005年的三个修改成为了日内瓦公约的一部分。第 一分约随着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1863年的成立而获得采用。文本在1863年10月26日到10月29日的日内瓦国际会议决议中出现。 在2014年4月2日,当 正式加入该公约时,他们已经被196个国家所认可。所有签约的地区必需制定充足的法律,当日内瓦公约被侵害时要使成为严重刑事罪行。 欧洲各国外交大会通过了首部日内瓦公约,确立了创建伤兵救护协会的设想,这标志着现代国际人道法的诞生。1906年对首部日内瓦公约进行了修订,扩展了对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的保护。1899年和1907年对海牙公约的重大修订将保护对象扩大到战俘。1929年的日内瓦公约是一个里程碑,标志着国际人道法越来越普及。

  1949年是红十字运动历史上最具重大意义的一年,国际人道法的发展取得了决定性突破。二战的经验教训使修订国际人道法成为1945年之后的首要工作。《日内瓦第一公约》旨在保护战地武装部队的伤者病者,是对1929年日内瓦公约的修订和发展。《日内瓦第二公约》旨在保护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是对1907年海牙公约的修订和发展。

  1977年通过的日内瓦公约的附加议定书是国际人道法发展史上的另一个重要里程碑。《第一附加议定书》保护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所有受难者,《第二附加议定书》保护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所有受难者。2005年12月8日,日内瓦公约关于采纳一个新增特殊标志的附加议定书,即第三附加议定书获得通过。

  1929年7月27日日内瓦第一公约《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的公约》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一公约《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的公约》

  1899年7月29日海牙第三公约《关于日内瓦公约的原则适用于海战的公约》

  1907年10月18日海牙第十公约《关于日内瓦公约的原则适用于海战的公约》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二公约《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的公约》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四公约《关于战时保护平民的公约》 第一公约《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 即1949年日内瓦第1公约共有64条正文及两个附件,主要内容是:确认敌对双方伤病员在任何情况下应该无区别地予以人道待遇的原则;禁止对伤病员的生命和人身施加任何危害或暴行,特别是禁止谋杀、酷刑、供生物学实验或故意不给予医疗救助及照顾;医疗单位及其建筑物、器材和人员不受侵犯,但应有明显的白底红十字或红新月及红狮与日标志。

  第二公约《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 即1949年日内瓦第2公约

  共有63条正文及1个附件,是对1907年海牙第10公约的修订和补充。它在适用范围、保护对象、基本原则等方面,与第1公约完全相同,只是结合海战的特点,规定了海战中保护伤病员、医院船及其人员的特殊原则和规则。该公约仅适用于舰上部队,登陆部队仍适用日内瓦第1公约所规定的原则和规则。

  共有143条正文和5个附件,是对1929年同名公约的修订和补充。它扩大了公约的适用范围和保护对象。主要内容是:战俘系处在敌国国家权力管辖之下,而非处在俘获他的个人或军事单位的权力之下,故拘留国应对战俘负责,并给予人道待遇和保护;战俘的自用物品,除武器、马匹、军事装备和军事文件外,应仍归战俘保有;战俘的住宿、饮食及卫生医疗照顾等应得到保障;对战俘可以拘禁,但除适用刑事和纪律制裁外不得监禁;不得命令战俘从事危险性和屈辱性的劳动;战事停止后,应立即释放或遣返战俘,不得迟延;在任何情况下,战俘均不得放弃公约所赋予的一部或全部权利;在对某人是否具有战俘地位发生疑问的情况下,未经主管法庭作出决定之前,此人应享有本公约的保护。

  共有159条正文和3个附件。在1899年海牙第2公约和1907年海牙第4公约附件中只有一些零散的保护平民的条文(见海牙公约)。此公约是对这些条文的补充和发展。其主要内容是:处于冲突一方权力下的敌方平民应受到保护和人道待遇,包括准予安全离境,保障未被遣返的平民的基本权利等;禁止破坏不设防的城镇、乡村;禁止杀害、胁迫、虐待和驱逐和平居民;禁止体罚和酷刑;和平居民的人身、家庭、荣誉、财产、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应受到尊重;禁止集体惩罚和扣押人质等。

  上述四公约于1949年8月12日由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等61个国家在日内瓦签订,并于1950年10月21日生效。至2014年4月2日,随着巴勒斯坦的加入,共有196个国家和地区以批准、加入或通知继承等不同方式成为日内瓦四公约的缔约国。

  第一附加议定书《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公约关于保护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1977年6月8日订立)

  第二附加议定书《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公约关于保护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1977年6月8日订立)

  第三附加议定书《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公约关于采用新增标志性徽章的附加议定书》(2005年12月8日订立) 促进一直是红十字会的一个主要工作目标,以保护平民和减轻战争所致伤病员的苦难。近150年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发展人道主义法,千方百计扩大所能给予的保护。但是,仅仅制定法律或加入《公约》是不够的,必须监督各方遵守法律和执行《公约》,这是现在人道主义法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日内瓦公约》是国际社会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考验之后,对战争期间恐怖行为的一系列重要反应。然而,从20世纪下半叶到进入21世纪,人们看到了更多的暴行,令全世界震惊。

  2009年6月24日,是欧洲索尔费里诺之战红十字行动150周年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一历史性事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阿富汗、利比里亚等8个国家的4000多人中进行了一次名为“共同的世界,来自一线的调查:冲突和武装暴力对平民的影响”的调查。调查报告显示,在全球各地发生冲突的国家里,战争和武装暴力给平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一最新的调查揭示出,与索尔费里诺激战相反,现代战争中饱受伤亡和灾难的主要是平民。例如。20世纪90年代后期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被称为“非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血腥冲突,涉及11个国家,造成300万至500万人丧生。刚果至今暴力冲突不断,截至2008年10月底,已约有100万名刚果居民被迫逃离家园,处境非常艰难。此外,现没有所谓的“一日战争”了。大多数现代战争都是长期的,有的甚至会持续20年、30年或更长时间。 人民解放军 是一支有着人道主义光荣传统的人民军队,早在建军初期就订立了“缴枪不杀”、“不许虐待俘虏”等人道主义军规。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当中的“三大纪律”当中就有一条“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在艰苦卓绝的抗战期间,中国军队对被俘的日本侵略军官兵依然坚定地给予人道主义待遇。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延安为侵华日军战俘开办的专门学校——日本工农学校,体现了对战俘人格的尊重。经过教育和学习,抗战时期从这个学校毕业的日本学员都成为了反法西斯战争的骨干,积极参与了从战场喊话到散发传单的反战工作,有力地促进了侵华日军的分化和瓦解,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贡献。人道主义对争取和平、早日结束战争,起到了枪炮所不能起到的作用,具有深远的影响和意义。

  从1956年12月28日加入《日内瓦公约》后,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严格执行有关条款,20世纪60年代释放了所有二战战犯。在返回日本的1100多名战俘中只有一个人对中国不友好,这件事值得我们深思。

  另外,针对日内瓦第二公约关于改善海战医疗环境的规定,中国于2008年专门研制设计了和平方舟号医院船,用于改善海战医疗环境。

  除此之外,针对该公约之第三公约关于战俘待遇的规定,我国在1956年即所谓我国加入该公约当年即特赦释放了1017名日军战犯,此后我军又先后在1959年一直到1975年根据该公约之规定先后分7批予以特赦释放了共7批次战犯。

  与此同时,针对例如像日本在侵华战争期间,违反日内瓦公约相关规定,对中国平民的野蛮的屠杀与虐待行径(例如像著名的南京大屠杀等),中国民间也通过诸如像对日起诉等形式,以此来捍卫了日内瓦公约的尊严和权威。

本文由日内瓦公约的详细介绍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日内瓦公约的详细介绍

红十字会简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红十字会系由瑞士银行家亨利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