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罗季诺血战中上千火炮的惨烈对决

日期:2018-12-31编辑作者:国际军事

  博罗季诺——俄国的一个村庄,位于科洛恰河的左岸,在该河与莫斯科河汇合点的上方3公里处。博罗季诺周围的地形是一个点缀着丛丛松树和白桦的平原。北面是从斯摩棱斯克去莫斯科的新大道;南面是老大道。两条大路在莫扎伊斯克合一,继续向东延伸。

  1812年9月5日,拿破仑的征俄大军在这个距离莫斯科不到120公里的村庄附近,迎头撞上了已经严阵以待的俄军总司令库图佐夫亲率的俄罗斯大军。一场决定莫斯科之归属和俄罗斯帝国之命运的宏大会战即将在这里爆发。

  俄国的统治者和民众早就对俄军一退再退、任由法军长驱直入的做法怨声载道。俄军将士更是无论从民族情怀还是军人的荣誉感,都无法忍受让法军兵不血刃地占领“第三罗马”之称的莫斯科城。

  法军更是对即将爆发的决定性会战迫不及待。拿破仑侵俄的战略目标就是在短期内歼灭俄军主力,然后再巩固占领地区,来年占领莫斯科,最终逼迫俄罗斯媾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拿破仑和他的帝国聚集起史无前例的军事力量。

  9月3日,当上俄军总司令的库图佐夫亲率大约11 万俄军和六百余门大炮在博罗季诺预先选定阵地,切断了法军通往莫斯科的两条大道。其后数天中,米洛拉多维奇率领的援军和斯摩棱斯克、莫斯科民兵相继抵达。

  拿破仑与库图佐夫,一位是军事天才,一位是沙场老将。当面对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时,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放弃了花招和诡计,转而选择硬碰硬的堂堂之阵来决定两个伟大国度的命运。

  大音希声,大巧无工。抛弃了那些欺骗和狡猾,在由大炮和刺刀构成的战争天平上,双方将士的勇气和牺牲成了决定胜负的砝码。博罗季诺也注定将成为遍洒英雄血的疆场。

  9月7日早上6 点30 分,法国人的大炮率先打破了清晨的宁静。12.5 万法军在594 门大炮的支援下,向总兵力接近15 万人,拥有624 门大炮的俄军发动了总攻。

  在欧洲乃至世界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两方军队聚集起如此多的火炮。这些由钢铁和青铜铸造的可怕猛兽,每一尊都能轻易将最勇猛的战士撕成碎片。俄法两军的作战也都是围绕着己方火炮而展开。于是一千两百多尊吐火猛兽将肆虐博罗季诺战场,制造出无尽的杀戮。

  按照俄军当时的普遍看法,炮兵应当视火炮如生命,甚至在博罗季诺战前两天,亚历山大还从圣彼得堡发出旨意,要求库图佐夫“不得将丢失火炮的炮兵连长列入嘉奖名单”。当时还是炮兵连长的米塔列夫斯基后来回忆,炮兵若想顺利向后转移火炮, 就得在敌军步骑兵距离大约100 沙绳(俄国旧长度单位,100 沙绳约合213.4 米)时选择退却。但俄军第一西方军团的炮兵主任库泰索夫少将(他在此战中阵亡)却给俄军炮手们下达了一条看似离奇的命令:

  让所有炮兵连向我确认,直到敌军真的骑上(你们的)火炮才能离开。通告连长和军官们:他们必须坚持到敌人进入霰弹最近射程内再开火,这是确保我们不让出每一步阵地的唯一方法。即使放弃火炮,即使他们夺走你们的装备,也要在近距离上射出最后一轮霰弹!就算此后被敌军俘获,这样的一个炮兵连也会给敌军造成足以弥补火炮损失的伤害。

  这道命令将让炮兵面临丧失装备乃至生命的处境,难怪库泰索夫本人在会战前夜来到拉耶夫斯基炮垒边感慨,“真想是知道我们中有谁明天能活下来!”不过,这道现代人看来难以理解,甚至有些恐怖的命令事实上却是俄法两军中的常态,同时代的黑森军官波贝克曾这样描述他所面临的法军:“法军指挥官的基本准则之一是:倘若炮兵能够在近距离上发射几轮具备破坏性效果的霰弹,给推进中的敌军造成严重损失,继而钉死火炮,让人员 撤离战场,他们就不注重己方的火炮损失——因为法军可以轻易得到补充。”铜矿储量与铜产量远高于法国、火炮生产也十分发达的俄国,效法先进经验使用这样的战术也不足为奇。

  如果说,博罗季诺会战之中,俄军炮兵展现了“守”的极致,那么法军炮兵就展现了“攻”的极致。炮兵出身,但已经贵为 皇帝的拿破仑甚至亲自组织和部署了三个炮群共102 门大炮支援第一军的进攻。尽管在前期因为长途行军损耗惨重,进攻中的法军仍然凭借出动的庞大数量和多年来的征战经验在正规步兵、骑兵、炮兵上处于优势。不过,在同样关乎会战胜败的火炮数量和质量上,法军似乎稍逊一筹。俄法两军主力都是最为常见的6 磅加农炮,但俄军在12 磅重炮数量上占据明显优势,也拥有数目更多且弹道较为平直的曲射火炮(俄军中的独角兽炮介于加农炮和榴弹炮之间,是俄军的主要曲射火力),不过法军步兵团携带了大量3 磅、4 磅团炮,这有利于及时协同步兵战斗。此外,法军炮兵将领的丰富经验也让他们在组织上优于俄军。

  总之,英勇无畏、久经沙场的法军炮兵,不但充分运用了步兵伴随火力,还有效压制住了数量上占据优势的俄军炮兵。他们巧妙利用地物掩蔽,将轻型火炮推进到距离俄军仅有两百米甚至更近的距离上, 12 磅、6 磅火炮则以炮群火力展开火力压制,迫使一个又一个零散投入的俄军炮兵连退却。当时俄军依然采用炮兵连整体后移补充弹药的方式,而法军则让弹药车来回运输补给,这让法军实际投入的火炮数量事实上高于俄军,集中于某一要点的火炮数量更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米塔列夫斯基如此描述拉耶夫斯基炮垒右侧的俄军炮兵命运:“当我们到达现场时,一个部署在那里的重炮连很快就后退了,另一个连上前部署到同一位置,它尚未展开阵形、卸下前车,数百发敌军炮弹就已飞往那里。人和马真真切切地被屠宰,前车和弹药车碎片横飞……射出大约五发炮弹后,这个连放弃了阵地,另一个连抵达同一位置,蒙受了同样的命运……一个接一个部署在我们右侧高地上的炮兵连能够对五十乃至一百门敌军火炮做什么呢?”

  就这样,法军炮兵用实心弹、霰弹、榴弹在俄军步兵的队形之中犁出了一道道血肉沟壑,将俄军骑兵的骄傲和身躯击碎, 用集火射击打哑了一门又一门俄军火炮。他们凭借冠绝欧洲的炮位布置技术,以及勇敢到近乎疯狂的“大炮冲锋”战术,不仅在炮战中具备了决定性优势,也给敌军其他兵种造成严重损失。根据俄国方面的统计,在1812 年之前的拿破仑战争中,俄军约有11.7% 的伤员为炮伤,而在博罗季诺会战里,炮伤比例竟高达21.7% !

  然而这场恶战还远没有结束,最终精疲力竭的双方在付出极其恐怖的伤亡后均主动撤出了战场。俄军档案记载的己方伤亡数字是9月5—7 日共有43924 人阵亡、受伤和失踪,(有人估计为5.2 万人)损失了23 名将军。俄军第1 西方军团的2 万人在战后减员到1.4 万人。许多营剩下不到200 人。俄军一位托尔上校询问一个“团”的番号时,得到的回答是“我们是第二师”。防守巴格拉季翁堡的六个掷弹兵营仅剩300 名幸存者。以400 人参战的皇后胸甲骑兵团在战斗结束后剩下95 人。守卫拉耶夫斯基堡的第七军只剩下700 人。

  法军公布的数字是死6547 人,伤21453 人,但这仅仅是9 月7 日当天的不完全损失,多数学者认为法军在9 月5—7 日间损失了大约3.5 万人,其中包括了49 名将军。之所以法军将领伤亡较多,原因主要在于它拥有较高的将领比例。尽管双方参战人数大体相当,但法军各级将军却足有166 人之多,几乎是俄军将领总数( 89 人)的两倍。

  对于这场血战,拿破仑本人的评论可能最适合作为结语:“在我一生的作战中, 最令我胆战心惊的,莫过于莫斯科城下之战。作战中,法军本应取胜,而俄军却又博得不可战胜之权。”

本文由博罗季诺血战中上千火炮的惨烈对决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博罗季诺血战中上千火炮的惨烈对决

俄罗斯:重现博罗季诺战役 俄法再“开战” 看东

俄罗斯:重现博罗季诺战役 俄法再开战 看东方 20180903 高清 俄罗斯:一居民楼爆炸后坍塌至少4人死亡 仍有79人下落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