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胡乱华:世代通婚的北魏与后燕是如何反目成

日期:2019-01-07编辑作者:军事资讯

  公元386年,拓跋珪于牛川召开部落大会,在贺兰部的辅助下,即位代王,同年四月,改称魏王,称国号为魏,史称北魏。

  北魏立国之初,跟之前的前秦非常类似,四周强敌环伺,北有贺兰部、南有独孤部、东有库莫奚部、西边在河套一带有匈奴 铁弗部、阴山以北为柔然和高车部、太行山以东为慕容垂建立的后燕及以西的慕容永统治的西燕,形势非常不利。而且独孤部老大刘显还从西燕慕容永那边挖过来一个大佬,此人就是什翼犍的幼子拓跋窟咄,也就是拓跋珪的叔叔。

  这位爷在当年寔君作乱时,因年幼而逃的一死,前秦灭代后,随大军迁入长安,苻坚对他不错,甚至还派人教他书学?(难道以前是个文盲。。。)淝水之战后,前秦威势不在,他就因叛乱跟着慕容永东迁。作为代国前国君的弟弟,前前国君的儿子,此时被刘显搬出来,那意义自然大了去了。

  拓跋珪现在很烦,因为叔叔的出现,北魏国内各部骚动,人心不稳,很快,其左右亲信,与诸部谋划,欲杀拓跋珪迎拓跋窟咄,幸亏小拓跋发现的早,把这股苗头压住了。然而,此时全国局势依然艰难,拓跋珪不得已,为求安全,一边以阴山作为屏障防守,避敌于阴山之北,一边派人急速向中山的慕容垂求救。

  说起来,这北方双雄还是亲戚呢:拓跋珪的祖母慕容皇后是慕容皝的女儿也就是慕容垂的姐妹。好吧,关系还挺近的,当然了,亲情在古代封建王朝,那基本上可以看成没有。不过,这段亲情并不是慕容垂出兵的理由,最关键的是,慕容垂很需要北魏替自己看守北面的边境,牵制别部。毕竟此时慕容垂还正在为西燕发愁。

  北中国最强的两个人物一联手,自然天下无敌,很快拓跋窟咄就失败了。他慌不择路, 望旗奔走,竟然跑到铁弗部刘卫辰那了。尴尬,要知道,铁弗部跟北魏也算世仇了,拓跋窟咄被刘卫辰杀死,其散部归拓跋珪所得。

  公元387年,拓跋珪借慕容之威,与后燕联手,把独孤部刘显打的下落不明,次年,拓跋珪大破库莫奚等部,公元389年拓跋珪大破高车诸部,公元390年西征高车袁纥部,并在鹿浑海大败对方,俘获人口及牲畜共计二十多万。又与后燕军联手进攻贺兰部、纥突邻部及纥奚部,迫降诸部。随着这一系列军事行动的胜利,拓跋珪可就不甘心在慕容垂之后了,代燕之心越来越明显。

  公元388年,燕魏两国在中山举行庆功宴会,本来,按照约定,应该是两国君主出来见见面,碰碰头,可是拓跋珪拒绝赴会,只是派堂兄拓跋仪代表自己出席,并嘱托他刺探后燕虚实。

  老爷子慕容垂很奇怪,拓跋珪声明远扬,大概也想看看他,就问拓跋仪:“魏王怎么不来?”

  拓跋仪一思量,说:“先主与燕曾同为晋臣,又是兄弟之国,臣今奉使前来,于理未失。”这算哪门子的理由,燕向晋称臣,好家伙,那时候前秦还没统一北方呢!这都多少年的旧事,竟然拿出来搪塞慕容垂,许是慕容年纪大了,气性不在,他反而跟拓跋仪开起玩笑来:“大燕如今威加海内,岂能以昔日为比!”

  拓跋仪正色道:“燕若不修文德,而欲以兵威凌人,此乃将帅之事,非使臣所知也。”

  此时慕容垂大概正在策划讨伐翟魏、西燕一事,不希望拓跋珪跟自己捣乱,所以呢也就没有发作,一笑而过。

  结果,慕容的隐忍不发,竟然被拓跋仪看在眼中,回国之后他立刻跟拓跋珪进言:“燕主年老昏庸,太子慕容宝暗弱,范阳王慕容德自负材气,非少主所能驾驭。慕容垂百年之后,必有内难,到时即可乘机图之,现今则未可。”

  拓跋珪率领铁骑在草原上东征西讨,所向无前,到公元391年,北魏的北面,只剩下柔然一部没有归服。

  拓跋珪发兵猛击,柔然见北魏来势汹汹,便一避再避。谁知道拓跋珪不到黄河心不死,竟尽弃军粮,以士兵所配备的副马为食,一直追过南床山,终于逼令柔然首领缊纥提投降。

  同年,拓跋珪又提铁骑进攻铁弗部,于铁岐山以五六千人大破刘卫辰八九万之众,乘胜渡河,一举荡平了铁弗匈奴,尽诛刘卫辰宗族共五千多人,将尸体丢在咆哮汹涌的黄河河水中,只有刘卫辰少子刘勃勃一人侥幸逃出。刘勃勃后改姓郝连,大家可能对他比较熟悉,一些网文小说上,经常出现他,当然还有他建的统万城,又或者根据他命人锻造的大夏龙雀而编写的一些文章。

  拓跋珪放眼北望,皆是国土,然后就打起了母族贺兰部、妻族独孤部的主意,命他们离散部落,分土定居,将权力从各部大人那里集中到自己一人手中,使北魏从部落联盟国家迅速向中央集权的帝国过渡。

  公元391年,拓跋珪的弟弟拓跋觚出使后燕,结果竟然被强行留在中山,以此向北魏索取战马。拓跋珪拒接后,双方开始交恶,北魏转而联结西燕对付后燕。

  394年六月后燕慕容垂出兵进攻西燕,围攻其都长子,西燕帝慕容永抵挡不住,赶紧向北魏求援,拓跋珪遂派陈留公拓跋虔及庾岳救援西燕,然而慕容垂毕竟是名将,援军尚未赶到,长子就已失陷。慕容永及其公卿大将三十多人都被诛杀,西燕灭亡。至此,北中国一带只剩北魏与后燕两国互相对峙,魏燕之战一触即发。

  有句话说得好,不气盛叫年轻人么!拓跋珪率先发起进攻,侵逼后燕靠近边塞的一些种族部落。慕容垂老而持重,便想等待最佳时机,以期一击破敌,然而,他忘了自己有个同样气盛的太子慕容宝。

  三十岁的慕容宝,联合慕容德说服了重病在身的慕容垂,派慕容宝、慕容农、慕容麟率领大军八万伐魏,又让慕容德、慕容绍另率步骑兵一万八千人做后继。

  “慕容宝虽无战斗经验,但身边有慕容农、慕容德这两个久经沙场的老手,况且大军近十万,兵强马壮,料那拓跋珪也无法抵挡,自己如今身染重病,再不给太子历练机会,以后怕是他威望不足服人!”

  慕容垂想到这里,便放心了,安然睡去,那么慕容宝此去,是三军过后尽开颜,还是赢得仓皇北顾?慕容垂心中已有定论,拓跋珪心中也有定论。

本文由五胡乱华:世代通婚的北魏与后燕是如何反目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五胡乱华:世代通婚的北魏与后燕是如何反目成

拓跋史探:部落离散以后的独孤部民

今天小编给大家讲述一下拓跋历史,《魏书太宗纪》:初,帝母刘贵人(按即刘罗辰之妹)赐死,太祖告帝曰:昔汉武帝...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