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上将之子与台湾特务联络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日期:2018-12-28编辑作者:军事资讯

  1962年12月1日,湖北省公安厅查获一封用化名同泰国曼谷的美蒋特务机关联络的信件。经过湖北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反复调查和鉴定,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以下简称“哈军工”)学员陈东平身上。

  在取得确凿证据后,1963年3月18日,总政保卫部部长蔡顺礼中将率领工作组北上哈军工,配合学院党委处理此案,同时也了解一下其他在学院的表现。

  陈东平是当时的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上将的儿子。由于大人的溺爱和家教不严,从小学起他就没有打好基础,高人一等的特权思想已经在他身上生根发芽了,十几岁时就成为专门欺负女孩子的恶少。1960年夏,“陈衙内”被“保送”进入哈军工。

  严格的军校生活令陈东平不得不表面上有所收敛,然而腐化堕落的行为仍在暗中继续。他无心向学,每个学期都有不及格的科目,成了中表现最差的“害群之马”。

  1962年8月,他以身体有病,请求降级为由休学半年。回到家里,陈东平关起门来收听敌台广播,再就是大看“内部电影”,忘情地欣赏西方世界灯红酒绿、男欢女爱的生活。最后,他向海外特务机关发出“上山入伙”的信件,准备与敌人取得联系后,伺机外逃,到台湾那边去“享享福”。

  鉴于陈东平在台湾当局叫嚣“”的形势下,主动与敌特机关联络,情节严重,哈军工党委根据总政的意见,给予陈东平开除学籍、团籍、军籍,实行劳动教养的处分。总政保卫部将“陈东平案”的相关情况汇报给、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同时又发给军内各大单位党委和公安部。

  “陈东平案”使大为震惊。由于毛远新在哈军工与陈东平是同班同学,还睡上下铺,在与毛远新的一次谈话中,严厉地批评了他:“什么地方都有阶级斗争,都有反革命分子。陈东平不是睡在你的旁边?你们学院揭发的几个材料我都看了,你与反革命睡在一起还不知道。”

  又说:“这么多反革命你就没有感觉?陈东平在你旁边就不知道。(毛远新说,陈东平是在家休学听广播变坏了。)听敌人广播就那样相信?你听了没有?卫立煌就是在香港做生意赔了本才回来的。卫立煌这样的人,人家都看不起,难道敌人看得起他(指陈东平)?”

  陈东平后来被送到某部队农场劳动教养,然而他两年的劳教似乎是在住疗养院。结束劳教后,这个纨绔子弟又神气起来,沿着犯罪的道路继续往下滑。1983年“严打”时,陈东平被捕,1984年4月在洛阳被判处死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开国上将之子与台湾特务联络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开国上将之子与台湾特务联络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吉安县花费5万元耗1个月重铸铜像重达64公

11月11日,本报A6版《忒大胆!这贼竟敢偷将军铜像》一文,对11月3日晚吉安县将军公园的开国中将蔡顺礼的铜像被盗...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