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戎报国赤子心记开国中将蔡顺礼

日期:2018-12-28编辑作者:军事资讯

  从1929年参加革命,到1987年离休,整整奋斗了58个春秋,中共中央委员会原常委蔡顺礼中将,用他的一颗赤子心,谱写了一曲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对党的事业坚定不移、对党的工作任劳任怨的壮丽凯歌。

  1913年,蔡顺礼出生于江西省吉安县油田乡金鸡村。他从小失去父母,靠叔伯哥哥抚养长大。1929年,年仅16岁的他就报名参加游击队。因为年龄小,游击队安排他当勤务兵。随着斗争的发展,游击队被编入了江西红军独立第二团,蔡顺礼在部队改当司号员。1930年10月,红军攻克吉安城后,他所在部队被编入红二十军,后又被编入红四军。1932年,蔡顺礼在红四军教导营司号连任司号员。后来,教导营被编入红军大学,他就在红军大学司号连学习。不久,由红一军团、红五军团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东路军到红军大学挑选司号员,蔡顺礼被选中,调到东路军司令部当司号员。由于他好学上进,又做过青年工作,司令部让他当党支部青年委员。因他年龄较小,不够入党年龄,组织上便以团员兼党员的身份推荐他为支部青年委员,到达年龄后才正式转为中共党员。

  1932年3月,东路军开始攻打福建漳州,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身份,率部队执行攻打漳州城的任务。4月10日,东路军首先攻打福建龙岩,蔡顺礼等司号员紧随东路军指挥部行动。首长不断往前线靠近,司号员也不断靠近前线,以便及时传达首长的命令,指挥战斗。攻克龙岩城后,19日,红军主力对漳州外围之敌发起攻击。在红军强大火力压制下,敌人开始动摇了,、在指挥所用望远镜观察到此情况时,立即叫蔡顺礼吹响冲锋号。顿时,冲锋号声响彻云霄,红军战士一个个像猛虎下山,向敌人阵地猛扑。突破敌人主阵地后,红军又向纵深发展,于20日占领了漳州,俘敌1600余人,缴获了大量物资。漳州战役的胜利,对巩固闽西苏区,援助东江红军均有重大作用。1932年10月,蔡顺礼被选送到红一军团政治部教导队学习,后被调到红一军团政治部青年连任排长、连长、红一师三团青年干事,并随部队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

  长征途中,在攻打赤水城时,担任红一师二团团部指导员的蔡顺礼冲锋在前,指挥部队英勇作战,不幸左臂负伤,被转移到后方医院治疗。伤愈后,他又回到二团团部。由于天天长途行军,不久,蔡顺礼的脚上裂了几个口子,一点也走不动。当时,团领导准备把他寄在一个老百姓家里养伤,蔡顺礼再三要求随部队前进,团领导只好给他找了一匹小马驮着他行军。后来,他的脚好了些,便将马让给其他伤员骑,自己一瘸一拐地跟着部队。到了大渡河,蔡顺礼率二团从安顺场坐船过了河。因船少,水流湍急,大部队渡河十分困难。蔡顺礼奉命率部队过河后沿东岸直奔泸定桥,他们在扫除路上敌人堵截后,配合西岸强攻泸定桥的部队消灭敌人,使红军主力顺利通过大渡河。

  中央红军到达陕甘宁边区后不久,蔡顺礼又参加了直罗镇战斗和东征战役。之后,他又被选送到西北抗日红军大学第一期第二科学习。1936年年底,蔡顺礼从红军大学毕业,留在军委后方政治部工作。次年3月,他担任了中央保卫营政委,负责保卫中央机关和首长的安全。5月下旬,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周恩来去西安同谈判,原准备乘坐飞机,因天气不好,他们临时改乘汽车。但因为没有小汽车,他们只能坐大卡车,保卫营派了一个排长带着10名战士,负责周恩来的警卫工作。当大卡车行至劳山的时候,突然遭到敌人的袭击。周恩来的工作人员,负责警卫的排长及大部分战士在掩护周恩来时都牺牲了,只剩下两位同志保护周恩来摆脱危险。西北政治保卫局局长周兴知道情况后,立即通知蔡顺礼派兵增援,而且行动要快。周兴还说:“你马上到机关,不管是谁的马,都可以立即牵走,用最快速度营救周副主席。”蔡顺礼马上组织一个排,拉了30匹马向劳山方向奔去,成功在十里堡接到周恩来。延安各界为这次牺牲的同志开了追悼会。后来才知道,这是反动分子预先策划的一次暗杀,妄图置周恩来于死地,从而达到破坏与谈判,进而破坏国共合作联合抗日的目的。

  七七事变后,蔡顺礼担任八路军一一五师骑兵营二连指导员,他们首战平型关,在倒马关与日军相遇。担任前卫的二连抢占道路左侧山头阻击敌人,经过一场恶战,将敌人击退,保护了一一五师主力在侧面作战的安全。此后,蔡顺礼跟随骑兵营相继收复了河北的曲阳、唐县、完县(今顺平县)、满城。1938年年初,他担任骑兵营政委,参加了台儿庄战役,挺进到津泊镇,对日军的交通线构成了威胁。在蔡顺礼的指挥下,骑兵营在冀东交河县消灭一股伪军,接着挺进到大清河地区的容城、新安、徐水等县。一天,蔡顺礼率领骑兵一、二连从北向南行军,在王村遇到日军。他决心歼灭这股日军,战斗进行得很快,骑兵营一下子就把鬼子逼到了一个大院子里,战士们纷纷上房,把敌人压在院里,最后将100多个日伪军全部消灭。

  随着晋察冀军区的建立和发展,日军不断对根据地进行“扫荡”和“围剿”。为了配合军区的反“扫荡”和反“围剿”作战,蔡顺礼率领骑兵营活动在敌人的交通线上,开展游击战,找机会消灭日伪军,破坏敌人封锁线,掩护群众,拦截敌人运粮车队,捣毁敌人兵站,使得敌人胆战心惊,日夜不安。当地老百姓都说骑兵营真是厉害,不愧为老八路。1940年冬反“扫荡”后,蔡顺礼离开了骑兵营到军区政治部工作,后又调到中共北方局党校,负责干部审查,直到抗战结束。

  解放战争时期,蔡顺礼先后担任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九旅政委、七旅政委、第八纵队副政委,1949年2月,任第十九兵团第六十五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参加过正太、清风店、石家庄、太原、兰州等战役。北平和平解放后,蔡顺礼奉命负责对傅作义第十六军一个师的改编工作,最后使这支部队顺利编入解放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蔡顺礼担任过公安部武装保卫局局长、总政治部保卫部部长、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学院院长、国防科委副主任、昆明军区副政委、石家庄高级陆军学校政委等职。面对频繁的工作变动、职务的高低变化,蔡顺礼始终毫无怨言,坚决服从组织分配。

  “”期间,蔡顺礼也受到冲击,遭受到长时间的迫害和批判。但他始终坚信,我们的党是不会冤枉好人的,要搞好身体,保持乐观的情绪,利用空闲时间多读一些书,积累知识。他曾说:“只要身体不垮,意志不垮,就什么都不怕。”其间,蔡顺礼每天坚持读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哲学笔记》、的《实践论》《矛盾论》、恩格斯的《费尔巴哈论》等许多经典著作,并且撰写了1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

  1982年,蔡顺礼出席中国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并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常委,成为中纪委唯一的一名军队常委。他具体负责中南片区,经常不顾年迈体弱,到湖南、湖北、广东、海南等地视察工作。1984年,海南岛违反政策进口汽车案发生后,蔡顺礼亲自带领工作组到海南岛,给当地干部做耐心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帮助他们认识这是违反政策的行为,应该服从中央的决定。后来,海南行署的领导同志配合工作组清查车辆,并将车上交。根据中央指示,汽车要交中央处理,但也不能让地方“倾家荡产”,影响地方经济发展。经过一段时间的清查,工作组共查出进口车辆7万多辆,由于汽车数量大,又临近台风季节,面临从岛上运往大陆的困难。为此,蔡顺礼多次与海军南海舰队联系,想方设法多运、快运,从而顺利完成了这次运输任务。“海南汽车事件案”发生后,负有直接责任的领导被给予了一定的处罚,但中纪委有的同志认为处理太轻了。蔡顺礼和工作组的同志则认为:这些同志主观愿望是为海南岛经济发展解决一些资金问题,他们并没有中饱私囊,平时工作也是努力的,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处罚不宜过重,最后中央的处理决定基本上是采用了工作组的意见。

  蔡顺礼在中纪委工作两年多,后来因年事已高,身体不太好,就在党的代表大会上提出辞去中纪委常委职务,于1987年正式离休。

本文由从戎报国赤子心记开国中将蔡顺礼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从戎报国赤子心记开国中将蔡顺礼

吉安县花费5万元耗1个月重铸铜像重达64公

11月11日,本报A6版《忒大胆!这贼竟敢偷将军铜像》一文,对11月3日晚吉安县将军公园的开国中将蔡顺礼的铜像被盗...

详细>>

开国上将之子与台湾特务联络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1962年12月1日,湖北省公安厅查获一封用化名同泰国曼谷的美蒋特务机关联络的信件。经过湖北省公安厅和公安部反复...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