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时间不忘军礼(图)

日期:2018-12-19编辑作者:现代军事

  “这个老兵,平常虽然不喜欢出来聚,但是性格真是好到没话说。”老战士黄振棠一听说记者要寻访东江纵队抗战老兵,便带记者走进了惠州博罗城区桥西二路一处狭小的巷子。

  从1944年参军到1956年退伍,87岁的朱安曾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也完成了从贫穷小子到东纵“小鬼”再到东江军分区警卫连副排长的转变。如今的朱安身体健朗,思路也较为清晰,即使双耳已聋,且遗忘不少抗战之事,但对于从军时所获得的荣誉证书和奖章,他仍分门别类小心保存着。

  一台旧式彩电、两把木头长椅,不到15平方米的客厅内摆放着生活所需的各种物品,拥挤却不失整洁。

  “每天有吃有喝挺好的,都不用过以前的日子了。”老人断断续续地道出了那段战火不止的岁月。

  1927年5月,刚出生的朱安就成了孤儿。原来,由于父亲在外杳无音讯,母亲在他出生不到一天就离家出走了。就这样,朱安在村人的接济下长大,常常吃了上顿愁着下顿。“家里没得吃,就去山上找。我记得小时候吃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树皮和野果子了。”

  1944年5月,17岁的朱安满腔热血地加入了东纵战士的队伍中。“1943年,东江纵队成立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不少战士打鬼子的故事,实在是太佩服他们了。”一提到东江纵队,原本倚在竹椅上休息的朱安“刷”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为了向记者还原当初参军的情形,朱安索性先将拐杖放在了墙边,然后慢慢用布满老茧、不断颤抖的双手在空中比划着自己的“参军武器”—锄头。“锄头大概就是一米多长,一扛上,我就去报名了。去了才发现,原来锄头还不能打鬼子。”

  朱安刚参军时,东江纵队正面临着严峻的抗战任务,“我记得有次跟支队下山,刚好遇到日本鬼子在博罗城区巡逻,他们虽然只有30多个人,但是个个都有枪,而且还有大炮。我们不仅人少,还没有什么武器。”朱安说,由于东江纵队下属小队的武器装备十分落后,很多战士都只有老式步枪和部分缴获的三八大盖,根本无法与敌人火拼。“到最后,因为力量悬殊,首长命令我们撤离。不过我要强调的是,我们并不是怕日本鬼子。虽然我只是个小鬼,但就算什么武器都没有,也根本不怕和日本人对打。”

  1945年8月,在经历长达8年的抗战之后,日本终于宣布了无条件投降。然而,博罗地区仍有一些不愿投降的日本军队在抵抗。为了尽早让博罗人民不再担惊受怕,朱安所在的东江纵队再一次与日本军队对战。“对峙的地点就是在博罗县车站,日本鬼子有机枪、大炮,我们只有老式步枪。可就算是这样,我们还是要求他们缴械投降。”此战有力地打击了日军。

  1946年3月,朱安在东江纵队历练近3年后,被编入了人民解放军东江军分区从事警卫工作。因工作出色,一字未识的朱安不仅被提拔为东江军分区警卫连副排长,还以代表名义参加了东江军分区首届党代表会议。

  “我到现在还保留着那个代表证呢!没事的时候喜欢拿出来瞅瞅。”虽然很早就入了党,但能以党代表身份出席党代会议,这对于朱安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腿脚不便的朱安,倚着墙角从房间里捧出了一个被报纸包裹着的木盒。“这就是我的代表证,已经快坏了。”从分门别类的历史物件中,拿出一张早已发黄的纸质证书,朱安的双手一直在颤抖。他至今仍记得这个会议对战士所提出的要求。“早上5点10分必须起床,5点20分必须运动,6点钟必须开始看文件,看完文件才能吃早餐。”

  由于年事已高,朱安已不记得自己是何时从部队退役。“只晓得是五几年,但具体哪年已经完全忘了。”虽然早已离开部队,且记忆力越来越差,但朱安对记者说,自己仍对军姿和敬礼手势了然于心。“我现在身体虽然不太好了,但军姿、军礼是永远不会忘的。你看。”语毕,朱安挺直腰板、摆好脚姿、朝着记者兴奋地抬起了布满裂缝的右手。

本文由忘了时间不忘军礼(图)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忘了时间不忘军礼(图)

1955928 主席向十大元帅授军衔(附图)

新华社二十七日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元 帅军衔及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

详细>>

上犹县营前中心小学加强校园文化建设纪实

2009年初夏,来自上犹县14个乡镇30多所中小学校的校长聚集在上犹县营前中心小学,参加上犹县农村远程教育工作暨全...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