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才芳将军女儿撰文:《怀念父亲詹才芳

日期:2019-02-12编辑作者:现代军事

  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人。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青年团,一九二七年转入中国。同年参加黄麻起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湖北黄陂县游击大队大队长,红一军第一师第三十团排长、连长、连政治指导员、营长、团政治委员,参加鄂豫皖苏区第一至第四次反围剿。一九三二年十月随红四方面军主力向西转移入川。一九三三年任红四军十二师政治委员,红九军政治委员,红三十一军政治委员,川西第五纵队司令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一九三七年一月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任抗大第二分校大队长,晋察冀军区第三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冀热辽军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一九四五年八月任冀东军区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第九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四十六军军长。参加了辽沈、平津、衡宝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湖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南军区公安部队司令员。一九五四年九月任中南军区公安部队兼广东军区司令员。一九五五年三月任广州军区副司令员。一九七八年任广州军区顾问(大军区正职)。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九八八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是第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二、三、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是中国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党第十三、十四大特邀代表。一九八二年任党的十二大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一九九二年十二月二日在北京逝世。

  父亲在世人眼中是开国将军,身经百战的一代名将,而在女儿眼中是敬爱的慈父。父亲45周岁那年春天,我出生了,也是解放后家里出生的第一个孩子。那时他是中南军区公安军司令员。父母亲1940年结婚,聚少离多,5年后才有姐姐和哥哥。在战争年代,条件不允许,父亲对母亲、哥姐的照顾是有限的。如今他壮年得女,自然是欢喜。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他亲自承担了带我的任务。一把屎一把尿的也乐在其中。我9个月就会叫爸妈了。7岁那年我父亲带我去北京开会,我第一次到了北京,看到,高兴的直蹦。这件事让大弟羡慕了好久。我上学报到时,父亲亲自送我上学校,鼓励我努力做三好学生。9岁时我迷上了骑自行车,父亲亲自示范,手把手交,对我说握紧把手,保持平衡。

  10岁时我对游泳产生了了兴趣,父亲带我到青岛大海里去游。我当时套着汽车轮胎(救生圈)不肯放,父亲对我说:去掉那个(轮胎),你才能真正学会本领,要在大风大浪里锻炼嘛!我吞了几口又苦又咸的海水,终于学会了游泳,还学会了好几种泳式,这时父亲又说:会游了只是开始,要练长泳,锻炼耐力。这样在广东省委游泳场内,父亲让我沿着泳池周边不间断的游,一口气游3000米。同时,父亲在泳池边就像严格的教练一样,也走了3000米。说起父亲的耐力,我是十分佩服的,他可以在烈日下端坐2个小时,一动不动。

  他用这种方式锻炼身体时,我不时的去偷看,看他能否坚持,但每次看他都是紧闭双眼,腰杆挺直,文丝不动。他还喜欢钓鱼,来了兴趣可以一天静坐塘边,不吃喝。他喜欢早晚散步,晚年柱着拐杖,坐着轮椅也要走。上小学时记得有几次想陪他一同散步,可是早上起不来床,父亲拉着我的手在房间里渡步,为了让我尽快清醒进入状态,他嘴里还慢慢念叨着:小胖子,快起床,早起锻炼身体好。父亲早晨5点出门,迈大步散步,年纪小点的警卫也跟不上他,我自然也是一路小跑。父亲开会从不迟到,一般提前20---30分钟有时会场门还没开。因此工作人员知道他参加会议,也必须提前到场。一贯的军人作风,使他养成了这些习惯。

  父亲生活简朴,一身布衣布鞋,最爱吃的也是青菜鸡蛋汤面,外加在火上烤一烤的青辣椒。他从小不吃猪、鸡、鸭、鱼肉,在长征时期,别人还可以吃些马肉,他只能用野菜、树皮、草根充饥,成为红军里有名的斋公。过大巴山冰天雪地、又陡又滑、风雪交加,一不小心就可能跌入深谷。三次过草地,沼泽泥潭、毒蚊叮咬、疾病威胁。那时受的苦,常人是难以想象的。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吃苦中苦,做人上人。我记住了,也说给女儿听。

  文革时期妈妈受了很大冲击,当时他是广东省委直属党委书记,每天去单位打扫卫生,写检查。文革时不许用人,家里保姆走了,爸爸为逗母亲开心打趣的说:现在我来当管家,做家务。我是在家的女孩子,包揽了全家人要洗的衣物,还坚持送妈妈上下班。有次妈妈和我分手时,含泪望着我,拉着我的手半天才放开。之后我才知道是造反派那天开妈妈的批斗会,他们制造了莫虚有的罪名。妈妈受到了羞辱和精神上的创伤是极大的,哥哥为此想带人冲进省委大院解救妈妈,但爸爸阻止了这次行动。爸爸对我们说:你妈妈从参加革命,我们共同战斗生活了几十年,他是坚定的老党员,很坚强,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爸爸还不断的安慰妈妈:要相信组织,相信党,一小撮坏人长久不了。据梁兴初将军夫人任阿姨回忆,有次召开梁将军的批斗会,爸爸闻讯,立即赶到,要陪他参加批斗会,工作人员不解,认为躲都躲不及的事情,怎么还要参加。爸爸说:他(指梁)有问题,我也该批斗。因此他参加了陪斗。

  67年在珠江宾馆东侧二楼会议室,在爸爸的指引下,我有幸见到了周总理。总理嘱咐我们几个红小兵要以学习为主。将来做国家的栋梁。爸爸根据总理指示精神,在家里召开家庭会议,对我们几个孩子提出了不许搞打、砸、抢,不能干违法乱纪的事情等项严格的要求。68年以后我们几个孩子先后离家走进了部队。70年妈妈得到了平反,重新穿上了军装,我们成了一家兵,还照了全家军的相片。我当兵到了177医院,分配在传染病房肝炎病区,负责刷厕所倒大便等护理兵工作,那时医院条件差,我们还要挑开水到病房,给伤病员先用,当时心里有些委屈,感到工作太苦了,要是能在父母身边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多好。假期我回家时,父亲认真与我交谈,说他是个苦孩子,很小在地主家干活儿。17岁参加革命工作。送你去部队就是要学会吃苦,在医院工作不要怕脏臭。努力工作早日入党。我根据爸爸讲的写下了苦难家史。我们5个孩子每人有一份。18岁生日那天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并被选送到第一军区大学学习。

  我们毕业典礼那天,父亲参加会议上台讲话。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将走向工作岗位成为一名军医,做医生最大的责任是对病人负责。前段时间我在上海某大医院,诊断左耳长了东西,是不治之症。我不怕,现在活的好好的,后来证实了是误诊。换做其他人也许会被吓倒。这就是讲,你们在做医生工作要特别耐心、细致,一点粗心大意,有可能给病人带来生命危险……。父亲的话我牢记在心。

  今后在工作中,不论是下部队,下海岛,下农村医疗队,我都圆满完成任务。对急症病人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为排便困难者用手扣大便。后来我又从事干部保健工作,成为老年病专科主任医师。我们几个孩子当兵都不在父母身边,大弟在野战军开坦克时才15岁。当时如果给有关部门打个招呼,可以调到军区机关当参谋,但父亲没有这样做,小弟在家里最小,父亲对他从不溺爱。小弟比较淘气,父亲对他的批评最多,有几次特别严厉的批评把我们几个孩子都吓住了。我们5工人孩子在工作、晋级等方面父亲从来没有开口要求特殊照顾过。几个孩子都立过三等功将喜报拿回了家。父母养育和培育了我们,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怎样做事。父亲既是慈父又是严父。

  父亲1924年参加革命工作,1927年入党,同年参加了黄麻起义,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的斗争,参加和指挥了木兰山、苏家埠等战役战斗。参加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1933年任红四方面军第九军政委,之后又任第三十一军政委。参加了仪南、营渠、宣达等战役战斗,粉碎了敌人六路围攻,扩大了革命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在晋察冀极其艰苦的斗争环境中,他执行党的敌后抗日游击队战争的方针,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和北岳去秋季反扫荡、反蚕食、反封锁的斗争,参加了晋察冀边区大反攻,解放了热河省。解放战争时期,率部参加了保卫承德、通香武、滦东、香河等战役战斗。辽沈战役中,锦州之战生俘东北剿总中将范汉杰,著有笑俘强敌十万的文章。参加了辽西会战,并取得了营口追击战的胜利。在平津战役中,参加了解放唐山、汉沽军粮城等战斗,并参加了天津攻坚战,与兄弟部队解放了天津。1949年他率部南下他参加了衡宝战役。担任湘南剿匪总指挥,在半年多时间里,消灭土匪十万余人,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建立了卓著的功勋。在红军时期,张国涛大肆推行王明路线,在红军内部抓AB团第三党改组派。错捕、错杀了许多红军干部和战士。父亲不顾个人安危,保护了许多同志,如:陈锡联、谭知耕、甘思和、邓越、张志勇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为我军有名的高级将领。解放战争时罗荣桓元帅亲自问清了这些情况后,深情地说:你是他们的恩人呐!董必武主席在延安与父亲见面时说:你在危急中救了这些同志,是十分难能可贵的。随后在父亲的笔记本上挥笔写下了;大勇若怯,大智若愚的赠言。

  解放后曾经是父亲部下的、洪学智、、尤太忠将军授上将军衔。陈锡联、谭知耕、甘思和、王进山将军都当过父亲的勤务员。他们有些后来成为父亲的上级。父亲对他们十分尊重,感情很深。他们也十分敬重父亲。曾有人提出这样的疑问:詹才芳资格很老,为何只授中将?也有人这样评价:詹才芳是上将的资历授了中将军衔。对于授衔,父亲很少提起。他曾对母亲说过:我干革命不是为了这个(军衔)。战争年代死去多少战友,他们授什么衔嘛!。这个朴素的语言,也许就是一种回答吧!

  父亲做人做事一贯低调,不喜欢张扬。70年代初别有用心的人造谣,说父亲在遵义会议上没有举毛主席的手;又说毛主席在一次中央会议上讲詹才芳只能当副职不能担当正职。父亲听到这些谣言后,只是淡淡一笑,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1966年8月在人民大会堂湖南厅,周总理在这次会议上为父亲辟了谣。他说:

  造谣人没有历史常识。遵义会议是中央红军长征途经遵义召开的。詹才芳同志是红四方面军的军政委,他们在四川正同蒋介石的围剿部队打仗,他怎么可能参加遵义会议呢?詹才芳同志在红军、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各时期都是担任军政委、司令员、军长等职务。说詹才芳不能担当正职肯定是谣言嘛!至此,谣言不攻自破。

  文革期间,他同,两个反党集团进行斗争,曾执行周总理指示保护了一些领导干部,表现了一个老员的坚强党性。

  父亲朴实无华,艰苦奋斗一生,但从来不炫耀自己。70年代有武汉记者来采访。还没开始,即提出给自己调广州工作。父亲对他很反感。姐姐因此下决心自己写出父亲的传记。父亲对我们基本是以讲故事的形式叙述他的历史。记得小时侯中秋节的夜晚,我们在园子里地上铺上凉席,席地而坐,父亲母亲坐在板凳上。父亲娓娓道来,他的故事是最精彩的节目。我们有时听的热泪盈眶。我和弟弟们小,在父亲的故事声中慢慢睡着了,母亲用芭蕉扇为我们赶着蚊子,那是多么美好的夜晚。姐姐从89年开始,根据父亲故事的素材,同时认真采访了数位老帅,老将军以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留下了许多珍贵历史资料。她在书的后续中这样写道:我选择了故事这一文体,按照故事发生的时间写出父亲的一生,为的是赢得更多的读者,尤其是青年朋友。这本故事集只是千百部将帅故事集之中的一部。况且,父亲又是那样极不愿让人宣扬。可是,作为女儿的我已经这样做了。在母亲和弟妹们的策划、审读、鼓励、关心中,这本故事集问世了,了结了我与家人的心愿。主席为这本书提写书名:《战将的足迹》。

  肖克上将在父亲去世后到家里悼念,他对我们说:你爸爸可是个好人呀!我和你爸爸是老战友,我们的感情很深呐!我们第一次见面是1936年,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我调到红31军和你爸爸搭档,那时我们工作配合的很好。1946年四个美机械化师向我冀热辽部队扑来,我们的部队在承德被困,当时情况十分危机。我与程子华政委商量,情况来的太猛,我们的力量太薄弱,需要支援。当即给老战友詹才芳拍去电报,当时老詹不顾自己面临压力巨大。迅速亲自带领冀东的4个旅的全部人马,火速赶来解围。当时真是十万火急,救命呀!在邓岳将军、王进山将军、张志勇将军的回忆录之中,他们也谈到父亲在紧急危难时刻对他们的解救情形。父亲不知还有多少这样的故事,没有讲给我们听。

  父亲晚年在301医院18病室8床住院,他配合医护人员,顽强抗疾病斗争,以病弱之躯,仍全身心的关心着党、国家和军队的大事。虽然身有病痛,仍同医护人员和身边工作人员说笑。他从来不提额外要求。对护士长风趣的说,自己是个模范病员。当时王士雯院士负责父亲的诊治,他们尽最大力量挽救,延长了父亲的生命。王院士说:这里有几位老将军躺着,只要他们还喘气,敌人就不敢动。王院士就是带着这样的感情,救治了很多老帅、老将军。她为老年病专科领域的研究做出了特殊的贡献,也是我最好的导师。父亲住院期间经常来看望他的有许向前元帅、主席、洪学智部长、肖克、陈锡联、陈再道、将军及广州军区的各位领导等。在父亲80岁寿辰时。人们注意到他的肤色白细,脸上的皱纹很少,头上的白发也很少。照相时他很严肃,生活中他可是个乐天派。大寿这天,病房里热闹非凡。洪学智、张文夫妇最早到来。王平、徐深吉、潘峰、潭知耕等夫妇赶来了。住在医院的康克清、陈再道、陈锡联等穿着病号服也来祝寿。郭春福同志代表元帅与夫人黄杰手捧鲜花和老寿星来了。中顾委送来了寿糕寿礼,还有总参、总政、总后、广州军区的代表及许多亲朋好友来向父亲祝寿。儿女们、子孙们兴高采烈地簇拥在您的身边。军委副主席提写了戎马一生,峥嵘岁月。广东省军区宋开元政委提写了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1992年12月2日凌晨,那是个寒冷的夜晚。父亲的身体已连续三天低温。我守侯在父亲床边,看着父亲不规则的呼吸渐渐平息,您耗尽了最后的能量,平静的离开了我们。那一刻我泪流满面,仍不能接受父亲离开的事实。您身体留下了战争的创痕,您原来高大魁梧的身躯被疾病折磨的瘦弱了。您从未享受过什么是山珍海味,荣华富贵。您也没有给儿女们留下多少钱财。但是您胸前曾佩带的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是我们的传家宝。您光辉战斗一生,成为后代的楷模。您给我们留下的精神财富是巨大的,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一位曾任过党中央主要领导的同志为我父亲提写了挽联德高望重,千古添芳。

本文由詹才芳将军女儿撰文:《怀念父亲詹才芳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詹才芳将军女儿撰文:《怀念父亲詹才芳

揭秘:首批开国将军的级别是怎样划分的?(三

军直13名:童陆生、詹化雨、刘其人、张瑞、彭富九、李信、曹广化、魏传统、孙仪之、傅家选、喻缦云、姜齐贤、钱...

详细>>

图文:80名将军后代:红歌唱响红安

昨日,黄冈大别山旅游节红安节会正式开幕,中国第一将军县红安县迎来了80名将军后代。他们献上激情嘹亮的经典红...

详细>>

一封家书引出三位将军生死托付(组图)

【编者按】今年6月23日,本版刊发了梁衡同志的《百年革命 三封家书》。文章发表后,反响强烈,文中提到的三封家...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