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红人戚本禹通过哪两件事受到的赏识?

日期:2019-06-22编辑作者:现代军事

  戚本禹受到的赏识,是通过两件事。一件事,是戚本禹写了一篇调查报告。……另外一件事,是在中南海发生了“八司马事件”。

  把戚本禹的文章送给了。看后,表示赞成戚本禹的观点,并在文章旁边批了否定李秀成的话:“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晚节不忠,不足为训。”对戚本禹文章的肯定和写批示否定李秀成的事情,很快就在历史学界传开了。戚本禹乘势而上,又写了《怎样对待李秀成的投降变节行为?》一文。之后,他又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批判阳翰笙的话剧《李秀成之死》和欧阳予倩的话剧《忠王李秀成》。这一下,戚本禹出了名。

  1965 年11月10日,由姚文元署名的文章《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在《文汇报》上公开发表。这篇文章,借评《海瑞罢官》比喻当时的现实政治,直接点出了自上世纪60 年代初以来,中央高层在一些重大政治问题上的分歧,成为发动“”的导火索。

  此时,在政治上十分敏感的戚本禹,急忙撰写了一篇题为《为革命而研究历史》的文章,在《红旗》杂志1965年第12期上发表。这篇文章与姚文元的文章,起到了南北呼应的作用。

  很快就看到了这篇文章。1965年12月21日,在杭州召集陈伯达、胡绳、艾思奇、田家英、关锋5人谈话,提到了戚本禹的文章。说:“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3遍,缺点是没有点名。”接着,谈到了姚文元的文章,他说:“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对戏剧界、历史界、哲学界震动很大,缺点是没有击中要害。《海瑞罢官》的要害问题是罢官。”还点名批判了吴晗和翦伯赞,他说:“什么吴晗啦,翦伯赞啦,越来越不行了。”的这番话,肯定了姚文元、戚本禹的文章,支持他们批判吴晗和翦伯赞,政治态度是十分明显的。

  田家英本是的秘书,也是最早赏识并提拔戚本禹的人。可以说,戚本禹能够受到的重视,是与田家英在面前为他说好话有直接关系的。但是,在“”初期,田家英被打倒,戚本禹取代了他,成了、两个人的秘书,并担任中央秘书局副局长、中央办公厅代主任,掌管着中南海的机要大权。

  1966年5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设立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通知,戚本禹成为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成员,名列穆欣、姚文元之前。

  然而,就在“”初期,作为“”中风云人物的戚本禹,却突然垮台了。

  原来,面对全国动荡的局势,从1967年3月起,对“”中的全国局势进行了重新估量,决定动用解放军采取支左的办法,对混乱的局势稳定一下。但是,以陈伯达、康生、为首的“中央文革小组”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鼓动造反派搞乱全国之后,又喊出了“揪军内一小撮”的口号。在这个口号下,各地造反派把斗争的矛头指向了解放军,最后引发了影响全国的武汉“七二零事件”。但他们并没有收敛,又在北京鼓动造反派冲击外交部,夺了外交部党委的权,最终发生了火烧英国驻华代办处的严重事件。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中央文革小组的王力、关锋、戚本禹都扮演了急先锋的角色。特别是戚本禹,不但是这些事件的积极鼓动者之一,而且是冲击中南海的直接指挥者。

  这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使、周恩来开始注意到了中央文革小组,并且认定中央文革小组里面有坏人。这些坏人,就是王力、关锋、戚本禹。

  8月26日,经过慎重考虑后,下决心解决“王、关、戚”问题。但在下决心解决这一问题时,觉得对戚本禹先不抓起来,还要看一看,争取他一下。因此,周恩来在执行的指示时,只是宣布对王力、关锋实行“请假检讨”,不但没有动戚本禹,而且在钓鱼台开会宣布让王力、关锋“请假检讨”时,还让戚本禹发了言。

  事实上,在抓了王力、关锋之后,已经对戚本禹的表现极为不满。此时也提出了“戚本禹滚出中央”的口号,重压之下,1968年1月14日,在王力、关锋被“请假检讨”不满5个月的时间里,戚本禹也被“端”了出来。戚本禹被“请假检讨”后,直接被送到秦城监狱。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特别是党中央决定重新审理“”中、两个反革命集团案件之后,人们才又想起了“王、关、戚”。

  在重新审理“王、关、戚”时,戚本禹又没有王力和关锋幸运。王力和关锋虽然被开除了党籍,但中央决定对他们二人免予起诉。而中央对戚本禹,不但开除了党籍,还决定起诉至法院。

  1983年11月2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和聚众罪,依法判处戚本禹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戚本禹的刑期,从1968年初算起,到1986年初,正好是18年。1986年初,戚本禹刑满释放。

  戚本禹出狱后一直在上海市图书馆收藏部当图书管理员。由于他上世纪50年代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图书馆领导人倒很尊重他在收藏历史书籍方面的建议。在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同时,他也化名撰写历史方面的文章,主要涉及的范围是明史。这也是他的专长之一。

本文由文革红人戚本禹通过哪两件事受到的赏识?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文革红人戚本禹通过哪两件事受到的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