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白驹的蒙冤内幕

日期:2019-08-20编辑作者:现代军事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52年夏,在广东省内开展“反地方主义”斗争中,有人指责海南土改进度慢,并抓住海南区党委曾挂过冯白驹像和当时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的海南代表准备提出将海南成立一个省的建制的议案(注:当时海南隶属于广东省,这一议案后来因意见不一致而没有正式提出)等问题,指责冯白驹搞所谓的“地方主义”对他进行了批判。

  随后,广东省委调冯白驹离开海南到广东省工作。冯白驹调离海南后,区党委班子调进了不少外来干部,地方干部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少。有些外来干部不了解情况,在工作中造成了不少的失误 。

  时任华南局第四书记的陶铸对此是有所了解的,他在下海南之前,就物色海南的地方干部,打算调回去充实海南的地方领导班子。当时,他选中了广东省人民委员会任秘书长的林克泽,想要他回去任海南行署的主任。

  林克泽是20年代入党的老干部,此刻正生病住院治疗,听说要调他回海南工作,一口回绝了。他表示海南的工作难搞,不想去。为此,陶铸亲自到医院去做林克泽的思想工作,林表示再考虑考虑。陶铸从医院出来,又怕林克泽的思想会出现反复,又去找冯白驹,要冯再去做林克泽的工作。10月13日,冯白驹前往医院做林克泽的思想工作,要他回海南当行署主任。林当时未答应。

  14日,林克泽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写了一封信给冯白驹,信中提出了海南行署班子的人选名单,并说他回海南如果不担任区委书记,很难发挥作用。林克泽在信的末尾写到:“古老(古大存,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兼副省长)向来对海南比较关心,此信是否也让他看一看。”

  冯白驹不在,信就由他的妻子曾惠予收后交秘书郭晓东进行处理。而郭晓东违反了信件的一般处理原则,将冯白驹的信看过后交给了当时任省委纪检会的书记李坚真,再由李坚真交给了省委的主要负责人。陶铸看过了这封“密信”之后大为恼火,认为这是“以冯白驹为首的海南地方主义分子”企图从组织上来改组海南区党委和海南行署,排挤外来干部以及坚决执行正确路线的海南地方干部,攫取海南党组织和军队的大权,把海南变成“独立王国”的阴谋。

  陶铸立即把信交去复印,分发给正在参加广东省委的省委委员们传阅。这样,这封信竟成为所谓的“反党信件”,并由此无端的掀起了“反地方主义”的狂澜和一排排整人的恶浪。

  1957年12月,中共广东省委第8次全体会议正式通过了《关于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和冯白驹,古大存同志错误的决议》,自此以后,冯白驹蒙受了极大地冤屈,作为“地方主义反党集团”的头子受到了大小会议的批斗和报刊的批判,广东省委、省人委、和广州市委、各地市委、各地市县因受牵连而被处分的干部有两万人之多。 1957年广东开展“反地方主义”后不久,感到不太妥当,在周恩来送来的有关冯白驹的材料上曾这样批示:“冯白驹同志的问题如果没有处理的话,就不要处理了,他在历史上对党是有功的。”但由于广东省委已经宣布了对冯白驹的处理,因而就未作变更。

  1962年2月16日至3月1日,中共广东省委在从化温泉召开扩大会议,贯彻党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大会”精神。会议开始时,会议主持人宣布,这次会议是谈心的会议,省委常委和党员副省长都参加,大家来谈谈心事,有啥说啥,时间不限制。

  于是,冯白驹吧多年积压在心里的话对党做了倾诉,对形势和广东省委的工作提出看法,对自己因所谓的“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受处分的问题提出申诉。

  冯白驹坦率地说,不要庸俗的、机械的理解主席提出的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不能只片面的强调缺点或错误只有一个指头,广东这几年的工作成绩是主要的,但是缺点和错误也不少,而且还相当的严重。“这方面的实例我不必多举了,陶铸同志在许多会议上也讲过不少了。”“是什么东西在作怪呢?一句话,脱离现实”

  冯白驹在申诉中坦率地讲:“陶铸、陈郁等三位同志,是党内优秀的领导干部,好的方面是主要的,几年来领导广东工作,做出不少成绩,使我很敬佩。但是,缺点也还是有的,且在某些方面是相当突出和严重的。”冯白驹认为,广东在经济方面所犯的错误,他们要负主要的责任,“特别是陶铸同志,应负主要的责任。”

  1963年4月,冯白驹给中央写信,要求调离广东。事实上,冯白驹对广东这个地方伤透了心。1961年12月陶铸提出将冯白驹当做广东的元老看待,挂个空名,高兴了就到下面跑跑,了解点材料回来向省委提意见。对陶铸的这个提议,冯白驹不同意。他明确的说:“这样做,我是不愿意的,且当元老我也没有条件。”

  经中央同意,冯白驹于1963年4月离开广东,到浙江省工作。职务除了原保留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以外,另任中共浙江省委委员,浙江省副省长。由于身体的原因和特殊的处境,冯白驹在浙江所做的事,所接触的人都不是很多。 1966年8月,冯白驹到北京出席当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参加华东局的讨论中,冯白驹说很能干,但冯的乡音太重,好多人听不懂,还以为是在贬。在当时的情况下,冯夸很能干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海南是的四野解放的,冯白驹把自己对被打成“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头子”并受到处理有意见的话向陈毅说了。陈毅安慰冯白驹:“你是一位好同志,应该向前看,不要背包袱。”

  八届十一中全会上,陶铸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位居、、周恩来之后,成为中央政治局的第四号人物。1967年1月,陶铸作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忠实执行者”、“中国最大的保皇派”被突然打倒。

  “文革”开始时,浙江的群众认为冯白驹没有什么问题,都同意把他作为“三结合”的对象。因为,一开始“造反派”也没有为难他。但黄永胜、谢富治等通知其在浙江的代理人对冯白驹重新审查立案,对冯白驹更大、更残酷的迫害开始了。

  “造反派”抄家时,抄走了冯白驹的左轮手枪。冯白驹最挂念的就是这支左轮手枪,他曾对秘书孔庆演说:“这是缴的薛岳部队的,对我有纪念意义。”当年冯白驹指挥琼崖纵队,接应渡海大军,一举突破了薛岳曾自嘘为固若金汤的“伯陵防线”,海南获得解放。这支左轮手枪,对冯白驹来说,意义非同一般。

  “”中,周恩来总理陪一个代表来杭州参观,总理突然问起冯白驹的身体状况。不久,在浙江省委工作的谭启龙向中央报告了冯白驹的处境,在周恩来的亲自干预下,1971年9月8日,中共中央通知,“解除对冯白驹同志的审查”,并派专人照顾,住院治疗。

  1973年7月19日,冯白驹在北京逝世。由于悼词的初稿过于简单,对冯白驹的评价缺少材料,周恩来很生气,指示浙江省委派人再次派人带冯白驹的材料上北京。材料整理打印完毕送至中央时已经是午夜1点,中央政治局立即开会讨论对冯白驹的悼词和追悼规格周恩来和对一些主要问题问得很细,最后,周恩来说,冯白驹的贡献在于他在远离党中央的条件下,坚持几十年艰苦的战争,革命红旗始终不到,很不简单,很了不起,追悼会一定要在八宝山举行,《人民日报》要刊登在第一版。

  1983年2月,中共中央正式作出《为冯白驹、古大存同志恢复名誉的通知》。

本文由冯白驹的蒙冤内幕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冯白驹的蒙冤内幕

陈泊的《文史精华》记载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51年11月,中央突然批评广东的...

详细>>

现代主义建筑大师贝聿铭:生于广州心在中国背

美国当地时间5月16日,享誉世界的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去世,享年102岁。贝聿铭最著名作品包括法国卢浮宫的玻璃金...

详细>>

广东话吃饭没标准发音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作者:fenkyo 回复日期...

详细>>